请输入要查询的信息: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当前类别:首页 >> 禅寺杂志 >> 介绍佛教
落叶与落花、理解出家、一花一世界、医院一幕
发布时间: 2006/6/27 21:32:34 被阅览数: 4641 次 来源: 中国佛学院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体恒法师
落叶与落花
 
    落花是一种落,落叶也是一种落,但落花和落叶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落花总给人一种轰烈后颓败殘衰的感觉。昨日还是群芳斗妍、花枝招展,瞬间就随风枯落、狼藉一片,让人产生无尽的悲凉与哀伤!
    而落叶则是一种享受。夕阳西下的丝丝微风中,望着那悠然飘下的片片黄叶,心中是那样的柔和、恬淡,有一种无法描绘的惬意。仿佛觉得世间的一切忽然变得和平、宁静、温馨起来,人生也顿然无限光辉,是那样美好、灿烂!
    落花是一种悽凉。它总让人想起《葬花辞》的伤感:“花谢花飞花満天,红消香断有誰忴?”“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花谢无人爱,花落无人问,落花真的是很无奈!
    落叶是一种悲壮。叶子从来不像鲜花那样惹人注意,活着的时候默默无闻,消退的时候也依然是悄无声息。即使是生命最辉煌的时候,也只是以一片翠绿来衬托花儿的美丽。
    如果落花与落叶是代表生命的两种形式,那么我情愿选择后者。存在的时候就尽情地伸展,给人一片绿荫;逝去的时候就化做春泥,回归大地。无求闻达,不事繁华!活得自然,死的潇洒!
 
理解出家
 
    很多人不理解出家人为什么要出家,他们常常会说:“嗨,家多好啊!”在中国人固有的传统中,似乎也总是把出家当成一种迫不得已或者无可奈何的事情。
    《红楼梦》里,贾宝玉惹了林黛玉生气,前去劝慰时,林黛玉赌气说要“回家”去,宝玉说也要跟去,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闻言:“你死了,我做和尚!” 林黛玉一听此语,登时将脸放下来,瞋道:“想是你要死了,胡说些什么?”宝玉自知说得造次了,后悔下来,登时脸上红涨起来,低着头不敢则一声。(《红楼梦》第三十回)
    林黛玉同袭人戏言,如果她要是死了,不管别人怎样,她是会哭死的,宝玉接话:“你死了,我做和尚去。”袭人立刻责道:“你老实些吧,何苦还说这些!”(第三十一回)
    贾政被宝气恼至极之时,喝道:“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第三十三回)
    可见、在一般人的眼中,出家与死是相等了的一件事,仿佛只有在走投无路和心灰意冷的前提下才可出家,平常人非但不可以出家,就是谈一谈也是一种造次,也是越轨的行为。不然宝玉怎么会“红涨了脸,低头不敢则一声”呢?不然贾政怎么说“免不得做个罪人”呢?
    其实、这都是错误的想法,错误的看法。出家非但不是消极的行为,相反还是一种积极的表现,上进的人生。
    我们都以为家是温暖的,家是和乐的,家是安全的,家是珍贵的。殊不知:家、给人间带来多少恩爱情仇;家、给人们带来多少怨恼是非;家、让多少热血男儿身陷温柔,丧失大志;家、羁糜了多少豪情青年,使他们壮志难酬;家、使多少人一辈子蜗居斗室,坐井观天,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远;家、柴米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玩睡花,多少珍贵的生命在这里消磨渐瘦,乃至香消玉殒;家、还使许多人侵公肥私,杀抢劫盗,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所以,《四十二章经》说:“人系于妻子舍宅,甚于牢狱。牢狱有散释之期,妻子无远离之念。情爱于色,岂惮驱驰。虽有虎口之患,心存甘伏。投泥自溺,故曰凡夫。透得此门,出尘罗汉。”《毗婆沙论》说:“家者、是烦恼因缘”。真的,家其实很可怕!
    佛经又云: “是日已过,命已遂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人命无常,过于山水,今日虽存,明亦难保。”明白无常无我法则的人知道家的脆弱,家的困惑,家的无常,家的可怕。故此,他们会选择出家。出家就是为了灭除垢累,远离烦恼;出家就是将小家换大家,将天下为己家;出家就是将有限的生命无限地延伸,奉献更大。
    摆脱了家的束缚,人就能够得到身的超拔;摆脱了家的束缚,人就能够得到心的解脱;摆脱了家的束缚,人就会绽放新的生命之花!
    此时,你是否已经理解了出家!
 
一花一世界
 
    宿舍门前的空间不大,仅有一条几米宽的过道,而且门正对着一堵墙,墙又破又烂,还高得截断视线。仅仅出于改变观感这一简单想法,我在门前种了几盆花:两盆藿香,两盆吊兰,还有一盆牵牛花。春去秋来,这平凡的几盆花,除了带给我满眼的绿色,让这陈旧陋居平添几分生机之外,我发现它们还构建起一个小小的世界。
    夏季、草本的藿香枝叶扶疏,竟长到了一米多高,放在一方小桌子上,俨然犹如两颗遮荫大树。不但招至许多飞虫、爬虫在树下歇息,甚至还飞来了小麻雀在枝头休憩,它们时不时的嬉戏使枝叶摇迤,像是凉风将至。
    秋天、牵牛花蔓满墙壁,开出了一朵朵小喇叭似的紫色、白色小花,藿香也伸展出了一枝枝蒲棒似的花茎。牵牛花和藿香花的芬芳吸引来多种蜜虫:大蜜蜂、小蜜蜂、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各种小飞虫,它们为了采蜜,整天“嗡、嗡、嗡”地飞个不停。那里是热闹的世界。
    空中是飞舞的蜜蜂,仔细看、地下也有众生在忙个不停。藿香花的花辨很细,落在地下细细的几乎看不出,可是它们竟成了蚂蚁的口粮。只见不知哪里跑来的一些小蚂蚁,都在争着、抢着衔起落花,然后向归巢的途中赶路。它们是把这落花当成了美味佳肴,在给自己储备过冬的粮食呢!
    不惟落花,就是落叶似乎也没有浪费。牵牛花的叶片较大,成长的过程中不断新陈代谢,片片落下,而这恰好为住在墙角下的蚯蚓提供了新鲜菜。我经常在清早发现被蚯蚓拖入地下一多半的牵牛花叶,这都是它们夜晚觅食忙碌的结果。
    喧闹的、活动的生命到来的同时,这几盆花还无意地催生了它们的同类。藿香依靠的、牵牛花攀爬的墙,原本是青砖白灰,毫无生命可言。可是、由于花叶潮气的浸润,渐渐的那里也有了绿意――斑斑点点的苔藓在那里生起。雨季过后,点点苔藓相连,竟形成了和盆花相互映衬的一面绿色照壁。就连吊兰垂下的地面,也不再是光秃干巴的石头水泥地,不知何时,在地面缝隙中也钻出了细细的各色的草儿,那嫩嫩的绿、那昂首挺胸的神气,仿佛急切要和吊兰亲密。
    这真的是成了“台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辛苦读书的日子里,常常会有困倦得抬不起眼皮的时候,自从种了几盆花,这种困倦只消几分钟的花前闲逸,就会让它冰销释解。枯燥乏味的居室,只因为这几盆花构建起的世界,有了生活的气息,有了生命的生机,足不出户便可感受到大千世界的奇异。
    陋室从此如同“孔子云:何陋之有?”
    这几盆花,所占的充其量不过是几盆泥土的方寸之地,可是它们却构建了一个生息无数生命的小世界。这几盆花,我付出的仅仅是每天里浇几勺清水的气力,可是得到的却是无穷的乐趣。
    有时候,你只须动一动手,就可以将生活改变。你只须付出一点点儿,就可以为他人、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医院一幕
 
    生活当中,很多成年人的思想往往不如一个孩子高尚。
    一个白发苍苍、佝偻着背的老爷爷颤颤巍巍地推着个老奶奶,在医院电梯前踌躇,不知道该上该下。估计这是一对老夫妻,妻子是老年痴呆,而丈夫也因年龄的高迈而忘事。
    过了很久,旁边有中年妇女问了句:“你到哪里去?”
    老爷爷嗫嗫地说:“不知道啊!”
    “你是看病还是拿药?” 妇女又问。
    “不知道!”
    “医生给你开的单子呢?”一个男的问也问了句。
    “不知道……”
    他们转问那个车上的老奶奶,她更是迷迷乎乎,不知所云。人们哄堂大笑,他们觉得这对老人真是可笑,不知道干什么,竟然还来医院看病。
    中年妇女和那个男的不再多问,叹气摇头,转身办自己的事去了。周围不但再也没人理会这对老人,而且他们在以刚才的这幕情景当谈资,戏笑两个老人的痴傻。
    两个老人被凉在一边,仿佛他们已不存在。
    老人渐渐着急,企盼的眼神望着过往的人群,嘴中不知在囔囔地说些些什么。很有可能是想向人求助,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从人们冷淡的表情看出了漠然,所以只有眼巴巴地东张西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人们依然各顾各的专心着自己的事情。
    就在这时,从角落里走出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她是路过这里,看到了这个场景。
    她上前问道:“爷爷,您站这儿干嘛呢?”
    “看……看病!” 老人像是来了救星,激动地说。
    “看过病了吗?”
    “看过。”
    “那你知道刚才看的是什么科吗?”
    老爷爷若有所思,“嗯,是……是……内科吧。”
    “对,就是内科!”他突然有了记忆。
    “那医生没有给你看病的处方吗?”
    “处方?……”他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口袋。
    “有啦!”老人从衣袋中拉出两张已经折皱了的纸。
    小姑娘展开纸张,认真地看了看。
    “哦!你们还没交费呢。”
    “是啊,是啊!……嗯……就是要去交费的。”在小姑娘耐心的诱导下,老人终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好吧!爷爷,您跟我走,我带你去收费处。”
    “哎……哎……哎!”老人连声应着。
    小姑娘像一片轻盈的云朵,带着老人飘下了电梯。
 
    故事结束了,可是我们的思考似乎不该就此结束。
    人人都会老,我们都有老了的时候。让我们都来关爱老人,善待老人!再不要任何一个老人遭遇这样的尴尬。须知善待老人,就是善待自己。让我们从身边做起,善待每一个老人!那个小姑娘就是我们的向导,让她的精神导引着我们的心灵走向真诚、善良!
    愿爱的光芒照耀天下所有的老人!

 


上两条同类记录:
  • 太虚大师的无神思想——即其对 “一神”主宰思想的批破
  • 略论佛教“缘起”思想的生态价值

  • 联系我们 | 招募义工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网站信箱 | 关于我们 | 管理登陆
    中国南海禅寺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国·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邮编:463300
    电话:86-0396-8023633   传真:86-0396-8039448  Email:nanhais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