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要查询的信息: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当前类别:首页
学医与学佛
发布时间: 2006/9/6 18:36:46 被阅览数: 3540 次 来源: 中国南海禅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郭惠珍医师

    即使明天是世界未日
  今夜清风明月下
    我仍在园中种满莲花……

  各位老师、各位学长,每当我站在台上的时候,总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坐在一个角落的地方,或者甚至是坐在门外的地方,来聆听师长的教诲,末学所知十分有限,站在讲台,只有深觉惭愧。贵社社长,为我选了个叫“学医与学佛”的题目,这也很让我觉得为难,因为末学“学医”只是皮毛而已,“学佛”也只是探头罢了。在这里,只敢说是抛砖引玉,请各位老师、各位学长能够好好的来指导我,以便让我今后谋求改进。
  末学是学医的,所以就“学医与学拂”来探讨,在人生的历程当中,我们凡夫总是比较喜欢卖瓜说瓜甜,如果今天是学教育的、当老师的人,他站在台上,或许要说:“佛陀是最伟大的教育家,他好像叩钟一样,叩之以小则小鸣,叩之以大则大鸣。循循善诱,因材施教。”如果今天是企业家王永庆学佛,他站在这台上,或许要说:“佛陀是最伟大的企业家,每天用很智慧的方法,赚了很多的功德法财。”如果是农夫的话,他或许要说:“佛陀是一个伟大的耕作家,他以信心为种子,以智慧为耕犁,以大悲水灌溉,结出智慧菩提的果子来。”如果从事保险业的话,他可能要说:“佛陀是一个最伟大的保险事业家,他开了一家尽虚空、遍法界的大保险公司,让众生能够免得六道轮回。”我们是学医的人,难免也要贴金一下,说:“佛陀是最伟大的医王、最伟大的医学院教授,佛陀在鹿野苑的初转法轮,是史上最美的医学演讲。”我们觉得很庆幸,就是能够在学医的道路上学佛,能够在学佛的道路上学医。事实上,这是一条不可分割的路啊!在这里,我想先提出来,一位在日本念佛的人,他是一个钉木屐的工匠,他过去曾为非作歹,也曾听过法师演讲,但是他听不懂,有一次法师教了“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净土法门的时候,他听懂了,回家以后,每次在钉木屐的时候,他就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每钉一根钉子,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这样子,他写了一些诗句在木屐的木片中,有人把它收集起来。当我在值班的夜晚里,身心疲惫的时候,有一天突然看到他这样的诗句,他说:“好极了!娑婆的种种,家业的营运,一变而为极乐的庄严。奇妙啊!难以思议,南无阿弥陀佛是何种的良药!南无阿弥陀佛是何等的仙丹!”“让我换个国土,在这浮世时。”看起来是一些很简单的句子,却令我深深感动,尤其“让我换个国土,在这浮世时”。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一个纷乱的娑婆世界,大家在学校里面,或许还没有感觉到,当我们走到医院的时候,面对生死挣扎的场面,在内心能换个国土吗?真的能够内心换个境界,换个国土的人,那就要像他这个样子,把“南无阿弥陀佛”,把佛法贯彻在他的生活当中。我们学医的人,难道不能像这一位钉木屐的木匠一样?难道我们不能把佛法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庄严,贯彻到我们学医、行医的生活中吗?
  在学医的时候,有一位郑尚武教授,他“当”学生“当”得很厉害,我们班上一起上课九十几位同学,“当”掉了七十几位。大家补考得不胜其烦,但是他却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不能随便放走医学院的一个学生;如果我随便放走医学院的一个学生,那麽以后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我们的关系是‘师生’,息息相关,荣辱与共。”当时,我觉得老师相当的罗嗦,到今天才确实的感觉到这条道路是一条很难走的道路。如果你在学校学习念书的时候不想混混,而真的想要好好来念的话,这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很艰辛的。以后出了校门,真的扛起了这个行医的包袱的时候,那更是非常的艰辛。同仁常常开玩笑的说:“八字不够差还不能够当医生。”你必须要有那种吃不像吃,睡不像睡的命,才能当得起医师。有一位行医三十年的老医师,突然间暴跳如雷、怒不可支的对我说:“为什麽从早到晚都没有一个人跟我讲一句快乐的话呢?”当时我还小,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觉得不以为然,深深认为这不是一个学医的人,不是一个行医的人会讲出来的话,可是当我走了这麽一段路再回首,我发现如果中间没有穿插佛法力量的时候,我们难免要讲出这句话!你看看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今天早上发现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于是到医院里头去找医师,给医师鼓励鼓励,并且说个笑话给他听一听。甚至以后,你会发现连你的朋友,他不在生病的时候绝不会跟你联络;一定是有病的时候,才会打电话来:“帮我看看吧!我哪里是不是有什麽问题?我做了个肝功能检查,请你帮我看一看!”不是生病的时候,他不会想到你;生病的时候,他才会想到你。我们“天生”从早到晚就是要听这一些,总是他在家里已经忍无可忍,痛不可支的时候,才来找你诉苦一番。我们的病历一开头就是记载“主要的诉苦”--“主要的埋怨”是什麽?每一个人来了,就是埋怨,我们生来就是要听埋怨的人,要是没有随时听埋怨话的心理准备,那是不可能做这个行业的。本人从小生长在一个医生的家庭,接触到的一些长辈,也大部分都是医师,其中也有很多的良医,不只是名利当中的“名医”或是“利医”而已,他们在一生中也是像平常人所说的:社会地位很高,做得轰轰烈烈,可是到他们老的时候,却一样的跟他们所看的病人,犯了同样的病,直接从病床旁边,躺上病床。我们的路比任何人都近,我们直接从病床旁边,躺到病床上去,而且也跟其他人一样,在恐惧、痛苦中结束生命。这是我眼睁睁看到的许多例子,就像最近刚刚去世的好几位台大医院的医师,开刀开了一半,结果中风了,他不晓得他要中风了,事先一点也没有防范,二十年来没有一点血压的记录。我们每天都会板着面孔跟病人说:“你需要治疗!你要好好的检查。”但是自己呢?前几天我们的主治大夫问我们说:“你知道你的白血球平常多少吗?”大家都答不上。“你在医院工作了多少年,你不晓得自己的白血球是多少?”天天给病人测白血球,却不知道自己的白血球是多少,有时候,站在这个岗位站久了以后,总是以为我是一个医生,他是一个病人,好像是与病隔离的;其实,我们也跟他们一样,完全就是一个平凡生死的众生,我们应该从这里面来学习什麽呢?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教授曾经至诚告诉我们:“你用功读书,本身就是一种爱心,就是一种慈悲,因为你不晓得你今天所念的书,以后要用在什麽人身上,也许你今天所学的知识,将来用于你最亲爱的母亲,也许你所学的知识,用于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但是你以一种平等的慈悲心来念它,这就是『训练』。”这也就是我们学佛的人在学中的必要认识。你想到,万一你没有念好,以后半夜来个急诊,你看不懂,误了人家的性命,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要怎麽样来补偿?怎麽样来赎这个罪过?这是我们医生压力很大的地方,那件衣服穿在身上是很好用、很威风的;但是,事实上它的背后是很辛酸的。有时候我也庆幸,我们在学医的内容当中,我们念病理,我们念其他的内、外、妇、儿……种种的科别,这里面所讲的众生种种痛苦,就是一切佛经中的注脚,可以说是给佛经的“苦谛”作注解。当我们细细的去思考它,里面所讲的每一条,从神经系统、心脏、血管系统,一样一样的你念下来,会发现我们所学的东西,样样不离佛法。自己在平常读书的时候更加体会,我们有比别人更好的运气,我们念组织学、念生理学,在念组织学的时候,电子显微镜显示告诉我们,细胞膜上有孔,后来又发现,孔上又有膜。是因为以前显微镜倍数不够,所以没有办法看得出来这个膜上的孔,我想这个里头,恐怕孔中有膜,膜中又有孔。我们如果再念一个葡萄糖的分子,要从一个细胞外面,送到细胞里头,那简直跟我们要去莲因寺一样,要在校门口集合,然后还要坐计程车到车站,到了车站点点人数,还要换个车子,还要上山下山,就这样子,进去还有知客师引导。你发现一个葡萄糖分子进到一个细胞里头,就跟这种情形一样。所以,当我们在念华严经的时候,应该比其他科系的人更容易了解到“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的伟大。念一念“在一毛孔中转大法轮”的句子,就觉得很有意思。现在佛陀不晓得教我的红血球那一种法呢?大家念一念,好好的思惟一下。佛陀在古时候就讲过我们的身体有好多、好多的虫啊!当我们念了生理,念了这些医学以后,发现说像我们白血球的运动、变形虫的运动,它一下子在血管里头,一下子钻到血管外头,那里有问题,它就奔赴那里的召唤跑过去了。这些佛陀在二千多年以前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每每念了这些的时候,不禁法喜充满,这是何等的大智慧啊!他老人家不需要抬一个显微镜,不需要搬一个电子显微镜,他不需要拿一个天文望远镜就可以说:“有世界如盘形,有世界如洄复形。”我们应该比其他科系的同学更容易了解因缘性空的道理,而容易去练习作不净观。我们上解剖的时候,一个人的眼睛、鼻子、头发都还在,可是他的呼吸没有了,一切都停了,本来你可以跟他握握手、谈谈话的,但是,现在你看着他竟然无语以对。再把他一样一样的割开,发现人在哪里呢!我在哪里呢?我们应该由这种分析上慢慢的来思考一下,进而体会心经上所讲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道理。以前在老师讲到净色根的时候,曾经回想到我们在念“神经”的时候,讲到“痛觉”,或是其他的感觉传导,说穿了,只不过是细胞内外的一些钠离子、钾离子出出入入电位改变,一些化学物质传送而已。它出它入然后又大概各自回去,就是这样,那就是平常我们所执着的“痛”或是我们平常所执着的触觉、欢悦或是痛苦啊!从这些里头,一样一样的来回想,才发现,其实佛陀老早就把这些医学的道理说得很清楚了,只是我们现在用不同的文字、不同的叙述来看而已!在念书的时候,这样的念过来,以后到临床,就如此的用上去。
  每天早上就像社长所说的:“快乐的一天从早课开始”,我想我们学社的同学,都是“快乐的一天从早课开始”啊!每天清晨我在楼下就听到楼上传来,学社学长们念得很嘹亮的“南无阿弥陀佛”,然后大家发下了“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的四弘誓愿。每天早上我也一样,跟佛开了一些支票,很多都是空头支票啊!就这麽样子的开一开,佛经也天天念,不懂也念,但愿书念千遍,其义自现。后来,发现这都用上来了,最近才慢慢的又体会到《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里头所讲“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当我到医院去以后,我发现不仅是“十二如来在一劫当中”,我发现每天都有好多的如来,敲了我诊察室的门,进来告诉我苦、集、灭、道的道理,来教我念佛,来提醒我要提起这一念佛号,免堕生死轮迥。其实啊,这种心境在行医以后,慢慢慢慢的才有所体会。本来学佛学得很散漫,在过去总是觉得念一句阿弥陀佛,这是很简单的,五逆十恶念个十句都能够往生,这有什麽难呢?哎呀!像我这个样子,决定没有问题!行医以后,每天那麽多尊的“如来”来演戏教我,演出了这种念佛的困难性,才叫我整个心境改变了,不敢再轻忽,也才发现到佛菩萨是何等的慈悲!如来为我,如此倍尝辛酸!当我到肿瘤科以后,更加的体会到佛菩萨在教导众生的时候的那种心境。举个例来说:
  有一次我看了一位子宫颈癌的病人(这是个子宫颈癌第二期的病人),第二期的子宫颈癌用放射线来治疗,可以说是效果很好,也没有什麽合并症,应当是可以治得好的。所以,当我看了她以后,我很积极的给她安排治疗,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的儿子发生了车祸。此后,她就说家境有困难,她必须要把钱先移给她的儿子疗伤,她不能来治疗了!当时,我心里想:“要是你错过了今日治疗的机会,等到有钱的时候你再来,那时候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所以,随即筹了一笔钱,晚上下班后,跟我室友,两个人找到她家去拜访她,劝她来做治疗。当时,她坐在她家的门口翘了一只脚,斜着眼看我,也许她想:“怎麽有这种医生,这麽噜嗦!可能“生意”不好,晚上还跑到我家来,不知道有什麽企图呢?”。因为她一直没有来接受治疗,我怎麽样的劝她,怎麽样的告诉她严重性,病人说:“我不很严重啊!我只不过是阴道有点出血而已。”她认为她不怎麽严重,可是凭我们学了几年的医学,可以料到她以后会非常的严重,这种痛苦是超过她所能忍受的,所以才跑到她家里去,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她说:“你有困难,没有关系,治疗的费用,我先帮你准备好,你放心的来治疗。”但她很不在乎,好像这件事情跟她不相干一样,当时我记得,我的室友江姐相当愤慨!回来以后,我痛自忏悔了一番,在那种时侯,内心非常的痛苦,我才发现到原来我跟这个子官颈癌的病人,害的是完全一样的病!多久以来,无始劫以来,佛陀眼看着我得那麽重的病,伸着手一直要拉我,甚至于所有的治疗费用都帮我准备好了,但我一直不肯接受治疗,至今流浪生死,备受众苦。从自己这种心境去体会,从碰了这麽一个大钉子后,回来真的痛自忏侮一番;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个病人凭什麽要来相信我,我又没有修持,长得也不像一个好人的样子,她看了我,难免要怀疑啊!为什麽?你凭什麽要帮我出钱,要叫我去治疗?到底为什麽要在夜晚来拜访我?你有什麽企图呢?她不能够相信。有时候,我们在这个娑婆世界里面互相猜忌、互相怀疑,习惯了以后,我们不能够相信任何的好事,我们不敢相信阿弥陀佛老早老早为我们苦心设计了一个极乐世界,在那边等待我们,每天每天在那里等待我们,伸着手,准备接引我们到那里去,我们已经失去了这种相信的能力了,在这段时间,我才慢慢体会到,佛说净土法门是难信之法。在医院里几乎每一位病人来告诉我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告诉我一段不一样的法,来提醒我们念佛;用一种不同的角度,一种不同的激励方法来教我们念佛,这时候才发现到:原来每一个众生,都是我们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对象,他来教我们怎麽样往上求佛道,怎麽样往下度众生,就好像观世音菩萨所拿的杨柳枝一样,杨柳枝心是向上的、坚实的,但是它的枝条是柔软的、向下的,我们在学习当中,必须要同时学得杨柳这种坚硬的枝心向上,以及这种柔软的枝条向下。每次在医院里,我都注意倾听病人的诉说,他们不是来向我们埋怨的,当我们换了一个角度的时候,当我们用一种学佛的心来学医,用学佛的心来行医的时候,这一切使医生繁复的东西,似乎都变了!慢慢才体会到所谓的“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有一位八十岁乳癌的老太太,她虽已开过刀,但是治疗尚未完全,这个肿瘤又复发了。当她来就医时,我准备为她做放射治疗,但她说:“哎哟!每天来医院治疗好麻烦哦!坐车又会晕车”,所以,她就不愿意来治疗。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又来了,这时她的手已肿起来,肿得没有办法移动,每当搬动她的手时,她那种叫声既苍老又凄厉,叫得我们心痛万分。因为她从来不敢移开她的手,所以在腋下长了很多的蛆,我要为她换药的时候,护士告诉我说:“郭医师,没办法!我一定要戴口罩,否则受不了,那种肉体腐烂的味道!”这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难道她没有当新娘的时候吗?难道她没有貌美年轻的时候吗?但是,有一天当她看到一条条的蛆从她腋下出来的时候,她又将如何呢?如果这是我,我又将如何呢?
  还有另外一位乳癌的病人,她来的时候,也是开完刀以后复发,在胸壁上长了二颗小结节,劝她治疗,她觉得自己又穷,治疗又麻烦,就延迟治疗,后来这个癌烂掉了,烂到整个胸壁都穿过去,成一个窟窿,下面的肺随着呼吸一鼓一鼓,一胀一缩的,都清晰可见,脓水不断流出来,她住在员林,员林的很多外科诊所,不方便为她换药,所以她每天从员林坐着车子,来到我们医院,为的就是换这个伤口的药,由于她家境不好,所以没有办法住院,只好天天如此来来往往,想不麻烦也不可得,为了维持她伤口的干净,我们每天给她换二次的药,第一次换了以后,她就在医院里面或走或站,走走、站站、躺躺(躺在门口)等待下午换第二次药。这样子,足足有一年的时间,有时候连吃便当的钱也没有,有时候有钱有便当却吃不下,直到她去世的前几天才没办法来,她去世后,她的女儿打电话来哭着说:“我的母亲在去世前想要见你一面。”那天晚上,还记得是一个下雨寒冷的晚上,我搭着车子到员林她家里去看她,为她念佛,望着窗外凄冷的风雨,心想:这麽一个老人家,她忍受癌侵蚀骨头的痛苦,每天独自坐着这趟车来来往往,一年中七百多趟,她何尝不希望她的儿女来陪陪她呢?但她儿女不去赚钱,谁给她钱换药呢?回想一年中她从来不敢看她的伤口,只看我的脸孔表情猜测伤口状况,所以虽然我心很痛,但都露出笑容一边说故事或念佛,她便放心一些,直到有一天,当换药的时候,恰有一个人突然跑进来,从她旁边经过,那人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就是叫了这麽一声,使她回去几天几夜哭得睡不着觉。当我到她家里的时候,一看是一座土墙房子,一口棺木摆在中间,家徒四壁,连我带去一个袋子都没有地方放,几个儿孙在旁喧闹,就这样子,这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辛辛苦苦养儿育女,到最后呢?胸前一个大窟窿,加上一口棺木,这也就是一个凡人的一生。
  有一个二十七岁的男性,是一个鼻咽癌的病人,三月的时候,他第一次到医院里来看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淋巴腺,在耳朵下面,但是他的症状:流鼻血、头痛、鼻塞,摸到那个淋巴结,我心裹就知道不妙了!当时,由于不了解他的个性,不敢一口告诉他:“你得的是癌症,你要来治疗。”只敢说:“你的病很严重,但可以治疗,你要赶快来治疗。”但是,他回家后,心想:“我还可以上班,又刚刚结婚,也没有什麽大不舒服,偶尔流个鼻血,鼻子塞塞的跟感冒没有什麽两样。”他不听我们的话,我又写信去给他,并且打电话给他,他还是不肯来。后来他才告诉我,当时,他心里面想:“这个医生真是爱嫌钱,连我们不要去治疗,都还打电话、写信来催。”过了三个月 ̄ ̄六月的时候,他到急诊室来,并请广播找我去看他,我初一看,认不得是三月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这个肿瘤已经压迫得使他呼吸困难、吞咽困难,他才来,为什麽这麽迟呢?当时实在很为这迟延感到婉惜和痛苦!才二十七岁,刚刚结婚,他的太太才嫁给他就要做寡妇,我看到她那种忧愁的面孔,内心感到非常沈痛。为什麽他不能相信呢?然而,再想想,我何尝不是跟他一样呢?我们只不过多学了几年的医,能够发现,能够提前晓得他三个月以后的变化;而他自己却对三个月以后的变化一无所知。其实明天将发生什麽事,我们也一无所知,对未来充满错误的寄望,以致一再迟延,后来虽然尽力治疗,肿瘤能够缩小一些,可是却已无能挽回他的生命。因为最好的时机已错过了,癌又蔓衍到肺部,每一呼吸都是痛苦的喘息。当时我教他念佛,他一直非常后悔当时不听我的话,我告诉他说:“你不听我的话,已经吃了一个大亏,今天我教你念佛,你再不听,就要再吃一个更大的亏啊!”他说他知道了,一直到他出加护病房,病危要送回家的时候,他拿着一串念珠,还不停的念。这一切,不禁让我热泪夺眶而出,我们就一定要到这种程度吗?我们就不能提早一点觉悟吗?
  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也是鼻咽癌的病人,她的耳朵后长了一个淋巴结,越来越大,越来越痛苦,她的母亲说:“我从乡下用脚踏车载着她,不知载往何处去医治?”茫然无依,后来切片检查,确定是癌才来作放射治疗。作放射治疗并无特殊感觉,但放射治疗到一个相当大的剂量时候,皮肤及照射部位黏膜会发生反应,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大概一、二个星期之后就可以痊愈,但是这种痛苦,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来说,已经是大得无法承担,她告诉我说:“喝生奶的时候像刀子割喉咙一样,几天几夜喝不下一点东西。”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这麽大的压力与恐惧,常使她瞪直了眼睛,呆呆地躺在床上。由于观察病人的痛苦,听他们细诉,我才明白原来饿鬼、地狱的苦,不是像我原来所想像--“是佛怕人做坏事讲来吓人的。”也才深信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她的母亲看着她,跪在床边掉眼泪,甚至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守望着她,我们念佛守护自己的一颗心如果有慈母守护病儿一般,还怕不成功吗?当她拿着镜子看到自己的时候,惨叫了一声说:“要吓死人了!怎麽变成这个样子!”我每天上班都会经过北平板鸭、脆皮烤鸭的地方,看见那一头头挂在那边烤得焦黑的鸭子倒吊着,仿佛听见病人沙哑痛苦的呼唤:“郭医师,我喉咙好痛!吞不下任何食物。”我也感受到烤鸭的呼唤--我的内心跟看到病人是一样的难过!“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们怎麽晓得,今天我们加在板鸭上的,来日不是这样的加在自己的身上呢?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这应该生龙活虎的年纪啊!但是她皮肤变色时是想回家而不敢回家,怕大家看到她的样子害怕,有谁能够料得到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她会发生这样子的悲剧呢?现在她的肿瘤已经全消了,但是她的经历却深铭我心,这种痛苦使她念佛,她和她妈妈也发心皈依,受五戒了,当我为她们讲解杀生戒时,她的妈妈流着眼泪说,一直到她看见女儿在生死边缘的挣扎,皮肤焦烂的苦,她才了解过去杀鸡时,刀子加给鸡脖子的痛苦。佛菩萨教人念佛的方法有很多,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你什麽时候教她念佛呢?就在她吞不下任何食物的时候,就在这脱皮痛苦难忍的时候,就是念佛的时候吧!但为什麽一定要等如此千般受苦才是时候呢?
  还有另一位鼻咽癌患者,我们中国人的鼻咽癌是世界第一位的。他的肿瘤很大、烂穿了皮肉,颈总动脉都可以看得见,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脸都已经歪了,可是,难得的是这个病人,在这个时候,他总算想通了,能够开始念佛,看着佛像,拿着念珠。开始的时候,他来治疗,治疗了一半,先是他的丈母娘去世,中断治疗,后来他的儿子又发生车祸死了,就这样子,财产几丧尽,他没有办法继续治疗,一直让这个肿瘤扩散蔓延,到来的时候,我们几乎预计他没有办法活超过十天了,颈动脉大血管破裂,血流得一蹋糊涂,在这个时候,我们教他念佛,没有想到,他真的能够把持住这一句佛号,一句又一句地念,他的声带已经受到了肿瘤的破坏,念佛已经不能够念出声音来,他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说:“我在这里修身养性,我在这里反省我一生所作所为、什麽事做错了,我很想去做一些善事,当我好起来的时候,请你带我到寺庙去。”我心里很难过,为什麽我们一定要等到这一天,才想到“我要去做善事,我要去寺庙?”那天早上他的血压降低休克,我是怀着一种帮他助念、送他往生的心情在旁边为他助念,没有想到,他真的拿着念珠,一念再念,我告诉他说:“你天天想要行善,我告诉你最好行善的方法,你在床上在这个最重要的关头,念阿弥陀佛,只要你自己能够成就,净化内心,完成自觉生命,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种榜样,只要你能够振作给所有痛苦中的人一种鼓励,你就是做最大的善事。”他真的一句又一句的念,我忍不住去拿了照相机把他拍起来,没有想到,他一直念一直念,血压却回升了!我还没有给他用任何升血压的药,他的血压却回升了!不多久,他告诉我说他要站起来,先前,他告诉我说他每天念三千句,我说:“你的情况这麽严重,念三千句怎麽够呢?起码要念一万句,因为不念佛,也都在胡思乱想。”他说:“要念那麽多吗?”他觉得困难,因为,他有时候会昏过去,会昏迷不醒,然后又醒过来。又念念,就这样子,过了几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说:“我一天已经念到一万了!”请问大家,我们平常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的人,每天有没有这样的用功来念呢?我们一定要等到这种力不从心的时候吗?当我们像他一样痛苦的时候,有没有像他这种忍耐力来念佛呢?还记得上次吴聪龙老师在讲课的时候,特别提到:若静坐的时候,念佛有十分的工夫,亦即念得一百句是一百句,没有一句打失;念得一万句是一万句,没有一句打失,才是十分的工夫。静坐中有十分的工夫,动中只有一分;动中有十分的工夫,睡梦中只有一分;睡梦中有十分,病中只有一分;病中有十分,临命终只有一分,我们有多少的工夫能够来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呢?我看着他的时候,陪着他念佛,念到我泪流满面,想到佛在《地藏经》里面咐嘱地藏菩萨的话:“勿令众生堕于恶道中一日一夜。”看着他人也看着自己,在这个六道轮回中生死流转,不知要到几时?而佛菩萨他那麽慈悲地,甚至不忍心让我们堕到恶道中一日一夜,辗转反覆,一劝再劝,诚如灵山寺佛堂上题的对联:
  “累吾化身八千次
  为汝说法四九年”
  若不觉悟,我们怎麽能够对得起他呢?我感觉到我给他四个字--阿弥陀佛,而他却以这种血淋淋的生死挣扎来教我!
  有另外一个鼻咽癌的女病人,也是才二、三十岁而已,她来的时候,肿瘤已经很大,压迫两侧颈部,呼吸也已经有点困难了,这个病人在往生前一段时间,就发心吃素求生极乐了!当她很痛苦的时候,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说:“郭医师,如果没有希望了,我希望阿弥陀佛能够早点带我走。”她在别的医院住院,而来本院作放射治疗,有一天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加护病房广播叫我,我才知道半夜里她在别的医院里,呼吸困难,(因肿瘤压迫呼吸道)被送到我们医院来急救,作气管切开术。而气管插管急救无效,早上就断气,血压、心跳也都测不到了,家属在办离院手续!加护病房的小姐找我上去,我一看,人已经断气了,那时候内心感到很难过,在耳边跟她说:“你在短短的生命中,已经经历了那麽大的痛苦,在这个时候,请你提起正念跟我来念佛。”因佛昔本誓:“若有众生欲生我国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此时唯愿佛慈悲摄受。我在旁边一句又一句的念,没有想到,她竟然泪流满面,当时,我把加护病房的护士请过来,告诉她们说:“佛法所说的“人在呼吸停止以后,“八识”还没有离开”,为她念佛的时候,她还掉下眼泪,我跟她说话,她也一直一直的掉眼泪,说她已经去世了嘛,八识没有离去!”我们千万要善时一个临终的人,我们千万要善时一个所谓“死掉的人”,大家都有机会到医院去,大家都有机会到加护病房去值班,甚至一天会送走好几个人,请记得,我们千万不要为了怕家属责备,抱着一种“作秀”、“做给人看,保护我自己,免得被你告”的那种心情来做急救;除非我们真的怀着一种“我要把你救活”的诚恳心情,我们才好来做这件事。千万不能心里觉得:“哎呀!他实在没有希望了,但如果我不按例行公式做个样子给人家看看就不行”。我每次都会记得她流下来的眼泪,希望大家也能够记得!
  有一个口腔癌的病人,他的癌就长在靠近嘴唇的地方,做过治疗以后,肿瘤消退了,可是嘴角跟面颊却破了一个洞,必须要从肩膀,割一块肉上来补。我想医学院高年级同学念整型外科,都曾读到这种FLAP。他还很年轻,胸部还刺青,想当然是个“不可一世”的人,但是在这种生老病死的折磨当中,他说:“当我闻到自己嘴巴发出来的味道时,你叫我怎麽能够吃得下饭呢?”本来他是一个坏孩子,家里都不要他了,可是得了这个病以后,他却发心学乖了!他说:“我感受到这种因果报应,我是活该!”所以,在治疗过程中,他非常热心帮助其他的病人,有年纪大上不了台子的,他就抱着人家上上下下,怀着一种惭愧、忏悔的心境,他的癌历经放射治疗及手术,终于治疗好了!我们很庆幸他在这种痛苦的教训当中,能够忏悔,能够改过,有时候我们想想,自己恐怕还没有这种勇气呢!当第一次手术后,第二次手术前,由于面部尚未整型完好,他坐在诊祭室外面的时候,有些小孩甚至看到他拔腿就跑,但是他却勇敢承担下这种果报,而且发心来改,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典范,也许当我们得了那样的病,要做那样的手术时,我们还没有像他那种勇气来承担呢!
  当深入了解一个众生的苦楚,倾听他们夜晚的呻吟时,才会体认到佛为什麽要一再一再的来说这个“苦”字,佛法并不是悲观的,佛已经用他的大智慧眼睛,看到我们所受的种种的苦,所以,他才不惜大家责备他的悲观,来说这些法,为的是叫我们不再吃这样的苦头,但是;能够不吃苦头,而能够修行的“一等马”,到底有多少呢?
  在我值班室的隔壁住着一位年老的病人,从他的脸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相当有学问修养的人,据说他以前是北平的大学教授,年纪,有的人说他九十二岁,有的人说他八十八岁,到这把年纪,却得了这个痴呆症躺在床上,他是我病人“隔壁床的病人”,每天我进去的时候,从来没看他张开过眼睛,大、小便不能控制,就泡在这个屎尿堆里面,过去曾经是一位有学问、有地位的教授,今天却躺在这个屎尿堆中,不省人事,也没有家属来照顾他,每天我进去病房的时候,就在他耳朵边喊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总是把他叫一叫,摇一摇。这天,他竟然很出乎意料之外的,念了二声的阿弥陀佛,而且他奋斗着合掌,他想要念,但是那二声过后,我却没有再听到第三声的佛号,大家想想看,这就是“老”啊!想要合掌念一句的佛,想要奋斗出一句的阿弥陀佛,都这麽难,我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他的意愿,却听不见那个声音,原来,老来念一句佛是娑婆世界的大难事啊!也许我们有一天也一样的当了一个大学的教授,但是,却难免有一天包着尿布躺在床上,在屎尿堆里面,奋斗一句阿弥陀佛而不可得!想想现在实在应该加紧用功啊!
  另有一个肺癌的老病人,他五岁时父死,八岁时母亡,孤苦伶仃,活到八十岁,他每天躺在床上,想要叫他吃个饭,真是天大的困难,费了九生二虎之力才能帮他刷个牙,他就这麽躺在那里,他不是不能动,是不愿再动,决心要死,他不愿起来小便,他也不愿意起来大便,替他洗牙齿,他跟我说:“要死了,还刷牙做什麽?”唉!有时候我们不晓得应该怎麽办?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一些困难的考验,怎麽样的下化众生呢?怎麽样的上求佛道?当我们自己度化不了自己的时候,就会碰到很多情形,我们不知道该怎麽样的来帮助他人呢?事实上,我跟我们的病人一样,患的都是同样的病啊!
  还有一位老人家,额头上长了一个癌,侵犯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我们现在不是上肿瘤科的课,我们不说他是怎样的病理,我们得想想啊!如果这是我的话,我要怎麽样的过活啊?
  一个舌癌的年轻女孩子,她的癌是从舌头长到下巴去,肿得非常大!当时是大出血,来到急诊室,后来给她做治疗以后,肿瘤渐渐消退了;可是,却在嘴巴、口腔,跟下颚的地方,造成一个相通的瘘管,吃东西就从这个下巴漏出来,所以每次都会有一些残留的脏东西在那里,这个脓啊,是滴滴答答的流,我记得每一次我站在她旁边给她换药,脚上都要被蚊虫叮了很多很多的疱疱,因为她的房间,根本不可能维持干净,这些脓啊!血啊!就是不断的流出来,后来她伸着手摸着下巴的时候,竟然是一条一条白白的虫子,在她的嘴巴里面,她瘦得不成人形,站起来都摇摇晃晃,却常常奋斗着要爬出去自杀。有一天早上,我们在新民商工那边找到她,,她奋斗着要出去自杀,只二十出头的人,她的孩子非常的小,在旁边叫着妈妈,就这样子的结束了她的生命,在那个时候,她念佛念佛,阿弥陀佛的声音念得那样颤颤抖抖。
  有一个口腔癌的病人,肿瘤长得非常大,为什麽口腔癌总是长得那麽大,才要来看呢?这个人站在远远离十几步的地方里,就可以闻到他发出来的臭味了,他是要来住院的,可是一进到病房里头,另外那一个病人却一直吐,一直吐啊!跑出去了!他的心理大受伤害,拒绝治疗就回去了。我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再回想到经典所讲的,我们在造口业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有时候我们随随便便的讲一句话,大家要注意一个“因小果大”的道理啊!我相信佛陀所说的都是真的。地狱里面一切抽肠挫斩、拔舌耕犁,这些痛苦都是真的,果报不可思议,所以,我们要很小心很小心,在身语意业上多做检讨,不要等到有一天我们这麽痛苦的时候,才发现到我们实在是无法承担啊!
  舌癌的病,经常都是起源于舌头穿过下巴长到外面来,又开了花,又长上去。饿鬼道众生佛经描述腹大如鼓,咽如针孔,我们不必到饿鬼道去看,也不必说这个没有人看得到,我天天都看得到啊!“吞不下去”、“咽如针孔”,这些都是病人跟我说的话,他说:“郭医师,我喝水的时候像火烧一样。”我才猛然惊觉到这是佛经里头所讲的,形容吃到东西以后,嘴巴就出猛火烧,把这东西,变成焦炭,记住,深信因果。
  有一个鼻咽癌蔓延到淋巴腺的病人,以前只是一个很小很小,要仔细摸才摸得到的一个肿瘤,叫他治疗,他也信不过;等到他再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大了,变开花的肿瘤,这个时候已经很难治疗了。我想一个学医的人,在教科书上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样凄惨的照片,那时候只是抱着一种学习这是什麽名字,什麽名字,什麽名字,什麽病名的心情去看它,而这些人他们天天来对着我,天天来让我换药,每天来问我说:“为什麽越长越大呢?为什麽越长越大呢?”
  一个患皮肤癌的病人,这个病人其实已经活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这是复发以后的情形,他的治疗都已经做到极量了,没有办法再继续做下去了,以前的医生告诉他说:“你这不能做了,你回去等待间好了!”他有时候在伤口烂得一蹋糊涂的时候,没有办法处理就会来换药。哎!他只是告诉我:“我只有等时间了!”我们怎麽样在这种时候把一句佛号告诉他呢?我们怎麽样陪他们度过这种阴暗痛苦的时光呢?假使我们自己都不能过这种阴暗痛苦的时光,我们凭什麽来帮助他们呢?
  有一位口腔癌的病人--我希望大家都应该把他当做是佛菩萨给我们的示现,在心里多多的念佛,为他们回向,也感谢诸佛菩萨不惜种种的辛酸来教导我们,这是活生生的八大人觉经第一觉悟,这是触目惊心的经典。“口腔癌”,这种病人其实是很多的,这种癌到最后多会穿孔,病人吃东西的时候,就从这面颊跑出来,我们每天为他洗,清洁这个伤口,把它弄干净,当这个消毒的水,让他从嘴巴里漱一漱,再从伤口流出来的时候,你知道他那种已经瘦弱不堪的身体痛得发抖,这样的生活一天过一天,癌在口腔,没有伤到致命的器官,他不会马上就死掉,这种生活一天一天的煎熬下去,令人想到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实在不晓得该怎麽办?
  当我把病人纱布拆开的时候,猛见这一颗已经挖掉的眼睛,不由得就回想到,当有人吃鱼的时候,伸着筷子就把这鱼的眼睛挖起来,请你回想这一幕,有一天这个挖掉一只眼睛的果报,假如回归到自己身上来就是像这样子。
  由鼻孔到胃,插着一个鼻胃管,几乎是我们肿瘤科住院病人的特色,每个人都几乎没有办法吃东西,靠着这一条管子来维系生命,请问插着这一条管子,能够念佛的人有多少?偏偏这是四个人就有一个人得的毛病,现在我们的皮肤是平滑的,但是不晓得什麽时候会变成这个样子,从经首“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念起,每每念到“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念到这里的时候,常常声音都会哽咽,回想到一幕一幕,回想到诸佛菩萨,不惜一切辛酸来教我这血淋淋的一幕一幕,我们怎麽能够再蹉跎呢?看了这苦恼的一幕,让我们来看看修行的法喜:
  忏公师父坐在这个莲花上,他说:“啊!在这个山上拜佛的时候,那种禅悦啊!那一种法喜啊!”他老人家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在说着这些话。每当看到的时候,就感觉到一种禅悦、一种法喜和修行人的力量,他的表达不需要拿出画笔,也不需要搬出钢琴,或者小提琴,他本身只坐在那裹,就有这种意味,这是最伟大的艺术了!当把自己内心的疾病医好的时候,再显现出来的安祥、庄严。每每想到当我们有一次去打佛七,大家盘腿,坐了二个小时,腿麻得一蹋糊涂,痛苦难忍的时候,师父在上面说:“大家到这儿来拜佛要学佛面,应安详、微笑,怎麽个个愁眉苦脸?咬牙切齿啊?”从这个打坐的痛苦当中,我们可以自己有个警觉,当有一天我们像前面所看那些人,那样苦恼的时候,我们怎麽样的忍下去?我们免不了要咬牙切齿,要愁眉苦脸,哪里能够有佛面的安祥、微笑呢?
  我们再来看看这是雪公老师在往生前几天去放生拍的照片,老人家何等的自在啊!大家前面看到的,多是年纪轻轻的就一蹋糊涂,有谁能够在九十七岁的时候,还能够登上讲台去跟大家说法,尽了他最后最后的一口气,来告诉我们念佛要怎样的“净念相继”,朽木跟神木的差别就在这里。不修行的凡夫是苦苦恼恼的;修行的大德是何等的自在!大家再看一眼雪公老师,回想回想老人家在慈光图书馆怎麽样的来教导我们。
  再瞻仰广钦老和尚圆寂前二天教弟子念佛时候的神情,大家看他老人家还是目光炯炯,他们下了多大的功夫呢?跟我们悠悠忽忽过日子是大不相同的,不一样的播种,不一样的耕耘,有不一样的结果。好好的再看一眼老和尚,好一个“没来没去,没事情”的潇洒,大家比一比就知道了,你选择那一样呢?同样的是一个人,为什麽人家能够那样清净庄严,能够在要走的时候,自知时至,心不颠倒?而为什麽我们要苦苦恼恼的恐惧挣扎?当我们以佛堂里面拜佛、诵经、念佛的心到医院上班的时候,总会有新的感受,在医院里面照顾病人(带着这种拜佛的心情去看病人)每一位病人都应把他当作是佛菩萨来教育我们的,每一个病人都告诉我们经典里头的意义(用不同的方法),因为我们是这麽一个愚痴,贪嗔痴充满的凡夫,所以佛陀不得不用各种的善巧方便,由于我们又是这麽的健忘,念了几句以后就忘掉,所以不得不用这种惊心触目的痛苦来提醒我们提起念佛,精进念佛的道念。学习以拜佛的心情去看病--在《普贤行愿品》里头讲到说:“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代众生苦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不离菩提心供养。”在我们从事这个行医修行当中,我们也要充满这种供养的心情,用我们供养佛菩萨的虔诚,行愿品里头又教我们要恭敬承事一切众生、如敬父母,如奉师长及阿罗汉,乃至如来,等无有异。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菩萨如是平等饶益一切众生。”当我们在医院里头,或其他地方的时候,都应该牢牢的记得这些话。不晓得那一尊佛菩萨在那一天找上你的门来,总是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我们怀着这种心情,“如敬父母,如奉师长及阿罗汉,乃至如来,等无有异”的心情。
  我很喜欢提一个故事,一个我们在印度朝圣的时候所发生的故事,虽然常常提,可是也常常忘记,所以我不嫌噜嗦,再次把它提出来。当我们到印度去朝圣的时候:
  有一位师父他就告诉我,他的师父那一辈有两个一起到五台山去朝文殊师利菩萨,他们两个人很贫穷,两个人只有三条裤子穿,在这个朝圣的路上,他换裤子,另外一个人就不换裤子,就这样的,三条裤子两个人轮流穿。到了五台山的时候,遇到一个更穷的老人跟他化缘化这条裤子,他们两个人考虑再三、再三考虑,“不行!”这条裤子实在太重要了,这条裤子如果给了他,我们两个人这辈子就不要换裤子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要把这条裤子给他。结果这个老人跟他说:“你不要丧失机会哦!”他们两个还是决定不给他,后来这个老人一下子在眼前不见了,他们两个人猛然一惊,才发现原来我们到五台山碰见了文殊师利菩萨,当面错过了!没有认出来!这个试没有考过,在我们朝圣的途中,这位师父就跟我们这麽说,提醒我们一定注意。结果到了菩提伽雅佛成道的地方。有一天我去为一位西藏的人看病,看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跟一位西藏的喇嘛,二个人站在门口那里比手画脚,他们在那里比什麽,我们看不懂,过去一问,才发现原来这位西藏的喇嘛,要跟这位师父化缘,他要跟他化他的帽子、他的衣服、他的水壶、袈裟……种种,从头到尾他都化了,连他的念珠。这师父只问他说:“你自己有一条念珠,怎麽还要化我这一条呢?怎麽可以!我这袈裟只有一件。”他就在那里比比画画,两个人扯不清,我过去一看的时候,猛然想起来这位师父告诉我们的那个故事,我就跟他说;“师父,给他哦!”结果他说:“哦!”猛然他也想起来。后来就回到我们住的泰国寺庙里头,去把这个行李箱找出来,什麽都给他,从帽子啊!内衣、毛线袜啊………什麽东西统统都给他。回想起来很有意思,这个西藏的老喇嘛,在我们要一起走回泰庙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个老喇嘛指着太阳,然后指着他自己,然后跟我说一些话,我们因为语言不通,他就念“阿弥达巴”“阿弥达巴”(藏音),现在他那个声音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微笑唱念声声阿弥达巴,那时候我感觉到他的脸上,纯粹就是一种游戏神通的味道!为什麽要化这麽多的衣服?我看他穿的那一件衣服已经穿很久了,也不像会冷的样子,那时候心里更觉得好玩,等到这师父把什麽东西都搬给他以后,他就笑嘻嘻的走了!一直“阿弥达巴!阿弥达巴!”就这样子走掉了,走了以后,噫!过了不久,又回来了!回来做什麽呢?他又回来跟那位师父化缘,化一个袋子,那个袋子是我们在印度的时候,有些西藏人跟我们结缘,送给我们用西藏手工做的袋子。这师父想这袋子是人家送给我结缘,才没有拿出来给他,奇怪的就是这个老喇嘛竟然也知道他有一个袋子没有拿出来布施,特别走回来跟他要那个袋子,他不得已只好走进去把这个袋子拿出来给他,然后那个老喇嘛又念“阿弥达巴,阿弥达巴”就这麽走了,我们都吓着了。大家说:“哎呀!师父啊!你这回朝圣可碰见阿弥陀佛罗。”“哎!这个不容易啊!碰上了就不相认,这多危险啊!”想来想去,真是太危险了!每天我们可能都跟佛陀擦踵而过,没有认出他是阿弥陀佛,这个太糟糕了,尤其我们学医的人更是危险重重,每天从你的诊察室走进来,不晓得那一尊是?进来稀奇古怪,什麽样子的都有、跛脚的也有、长着大肿瘤的也有、眼睛挖掉的……什麽各式各样的都有,不晓得那一个人是阿弥陀佛变化所作,真是太危险了,唯一安全办法,只有小心翼翼的把每一个当作阿弥陀佛,所以有的人总是奇怪看我在医院里面,看到了谁都是合掌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有的护士半夜打电话给我叫我看病人,电话拿起来竟听到“阿弥陀佛”,她半夜里听到这句话,实在是吓到了!没有想到,怎麽夜里拿起电话听到一声的“阿弥陀佛”,说实在的,其实我是提起念佛的意味比什麽都重要!最好我看见你的时侯,也想到阿弥陀佛。有的人就不禁责怪我说:“你为什麽要一天到晚念阿弥陀佛?”唉!我笑笑告诉他说:“你实在是庄严如佛啊!让我一看到,就想起阿弥陀佛。”我这样回答,他就比较满意一点。
  在此恳劝大家能够常常的念,随时把这句佛号提起来,不要管人家用什麽眼光来看你念这一句佛号;要是你没有勇气的话,难免要像我们刚才所看到的病人,到那痛苦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才练习念佛,那就太晚了!若平常不把握机会练习,那要什麽时候才练习呢?这一句阿弥陀佛是何等的好话,我敢保证你一生一世绝对讲不出一句比这个更好的话,要是你没有信心来念这一句佛,那就太可惜了!我们一生什麽坏话都说尽了,什麽话也敢说,可是却没有勇气来讲这一句最好的话。你信佛为什麽要怕人家知道?佛陀乃是天上、天下最了不起的圣者,我为什麽要怕人家知道呢?我们想想看哪,佛是何等慈悲智慧竟然有我们这种弟子,真的常常要反省反省,自己够不够资格称为佛陀的弟子?我们的佛陀爸爸,他那一点让你抬不起头来?人若问你说:“你爸爸叫什麽名字?”你总不会畏畏缩缩,你爸爸又没犯罪,你爸爸是天上、天下最了不起的阿弥陀佛,有什麽不可以说的呢?你就天天壮着胆子,到处念没有关系。切不要每天学着什麽“伤脑筋!”“哇塞!”等口头禅!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大可不必常挂嘴边。
  不久前我们院里有一位护士车祸,平常她是最勇敢的,在医院里头是最有气魄的,照顾病人也是非常用心的一位好护士,平常她也念念佛。那天过十字路口,她被人家闯红灯撞上来,碰!一下子倒下去,撞到了头,肿一个大疱疱。对方自己闯红灯,站起来还骂她一顿,她一肚子的委屈,哇!竟就哭出来了!哭出声,大家一看,哟!平常最勇敢的人竟然哭出来了,那时候我去看她说:“你有没有念佛啊?”“没有!”我就知道你没有念佛。”“我后来就很后悔,我当时为什麽没有念佛?”我说:“对啊!你平常不好好念佛,怎麽会在撞上的刹那,突然间能够念得起佛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说:“这下有把柄落在你手里,三步五时就被你笑一笑。”“对呀!三步五时就要提醒提醒这一句佛,你不好好的念,那怎麽可以呢?保证撞上去肿一个疱疱,就哭出来了!就念不出来了!”所以最好还是骑机车的时候,看到对面来一辆摩托车你也阿弥陀佛,来辆计程车也是阿弥陀佛,正好撞上的时候也是阿弥陀佛,这样才比较安全一点,否则,处处都是危机。
  病人来的时候,我总是问他说:“你有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来这里住院呢?”“没有啊!”大家都没有想到啊!有的人已经瞎了一个眼睛,癌细胞都已经蔓延到脑神经了,他还说:“我很忙,我公司事情很多。”我想:“假如死了,公司的事情也会有人办下去的啦,连命都没有,还能忙什麽呢?”
  看了这麽多以后,自己也要更加警惕警惕,看看别人不是说他死了就算了,有一天,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啊!有时候我在想,值班哪每天跑上跑下的,一躺下去,有时要爬起来发现心脏跳动很困难,有像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的样子,这时念佛之吃力和病人一样。不晓得有没有跟大家讲过?--当我实习的时候,二年当中是没有一个病人念出一句佛来的(在临命终的时候)。当我看到第一个临命终时能够念佛的人,是我当住院医师第一年的时候,碰到一个肺癌的女孩子,三十六岁而已(印象很深切),她被人家辗转送到我们加护病房,正碰到我值班。那时候我们的主任看了她的X光片以后,他就说:“唉!没办法啦!郭医师,你跟她念佛啦!”他当然是开玩笑的这麽跟我说,我说:“好啊!”真就去念了(主任说的嘛)!我就去病人旁边,开始时跟她说:“我念佛给你听好不好?”她说:“好!”,我就开始念,再念、再念,她说她觉得比较舒服一点,那天晚上就这麽一直陪着她念,念了六个钟头,她一分钟呼吸四十八下,是这样“赫!赫!赫!………”这样喘的,她这麽念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急喘声)这样念佛的,中间只有说了一句话:“阿弥陀佛为什麽不赶快来接我?”那时候,真的我眼泪都掉下来了!这麽勇敢,这麽了不起的一个病人,在这个时候,她要跨越过多少的痛苦啊!她才有办法能够念得出这一句佛号,也要宿世有这种善根,恰好碰到一个主任叫我去给她念佛,这个病人,就这麽样的能够一直念下去。
  第二个是休克多日的人,半夜三点钟,突然跟我吵着说他要出院,虽然我看和平常差不多,没什麽特别变化但半夜吵着要出院,我不敢拦截他,不敢阻挠他,只好交时他,给他一尊佛像叮咛他一路看着回去,念回家去;没想到,他就这麽捧着一尊佛像,一路念回家去,后来我到他家里去看他,他太太告诉我说:“他拿着佛像一直念、念、念个不停。”但是他家里的人呢,凭我再怎麽样交时,就是没有办法突破“不要动他啦”“要念佛,不要杀生啦!”没有办法能照这观念来做,一下子改不过来。所以想要靠你的家人,靠外物都不可靠。那夜下班听经后晚上十一点钟又到他家里,去探望看看他们有没有好好给他助念,一进去,哇!大家都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我实在是觉得很难过,这麽重要的时间,请你们回来给他助念,大家却都在那里呼呼大睡,我拜托他们:“拜托,到底他是你爸爸?还是我爸爸?起来念佛!”他家里的人才不好意思,大家起来念念,还好这个病人是能够自己捧着一尊佛像,一直念,一直念,念到断气,要是凭家里久顾疲倦的情形,想要等人助念吗?我看还是不要存这个念头比较好。不要只靠我有一包光明砂,我有一件陀罗尼经被,那又不能做衣服穿,保证一天到晚穿在身上,那里知道倒下去的时候,有没有那个机会为你盖陀罗尼经被?谁为你放光明砂?连我的室友啊,她是非常高明的人,火灾一发生的时候,她在房间里腿一盘,她说:“一心念佛求往生。”往生念头这麽强的人,碰到我生病在那里喘来喘去的时候,她才不给我助念呢!她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所以哦,我已经明白了大概没有人会帮我助念,我还是死心蹋地的自己念好比较重要啊!后来又碰到第三个,到现在就这麽几个而已(已经第五年了!)一个肺癌肝转移的病人,这个病人他的儿子非常的孝顺,从知道他的父亲得癌症以后,他每天吃素拜佛。其实他本来是找我们以前的系主任于立忠教授看的,于教授认为他的病实在是太严重了,于教授自认为对他可能没什麽大帮助,所以也不贸然去看他,他建议家属请我先过去看,(因为于教授他人在台北,这个病人在高雄,故要我先去看他)。这个病人家属来看我的时候,就跟我说:“郭医师,我们想求您去看家父。”我听病况楞了一下,已经不是医疗范围所能够拯救的,就带了一串念珠去送他,教他念佛,没有想到,他就能这麽偶然念;但是他的儿子可是非常虔诚,当我到他家去的时候,他们家里有个男孩,大概四、五岁、小小的,看到我的时候他合掌,称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摩诃萨。”我问说:“你小小年纪怎麽会念这麽长的?”他说:“我舅舅每天晚上都跪在那边念。”他每天跟着念,所以他就会念,我想大概就是这种虔诚心的感应力,这个病人很奇怪,我那次去看了他以后,中间并没有再去看过他,但是那时候为了想帮忙他,帮他订了日本的一种药草,等到那个药草送来的时侯,我打电话去,他女儿说:“他现在人已经昏迷不醒了!”我就跑到他家里去,想最后给他助念助念,这个病人在昏迷不醒当中,听到我们念佛的声音,他醒来问:“那是什麽(台语)?”我们说:“念阿弥陀佛(台语)”,他全家人都合力,他的女儿从美国回来,大家好像啦啦队一样,“爸爸你要念阿弥陀佛,赶快念阿弥陀佛!”他就坐起来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又倒了下去,又昏倒了!全家人都一直念个不停,他又醒过来;醒过来又合掌,“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又昏倒过去,一个晚上就这样昏倒又醒过来,多少次,终于让他一直念,直到念不出来,他走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相貌,实在觉得很惊讶!笑得牙齿露出来--我没有看过这样欢喜的--看了那麽多人死,实在没有看过人家笑得牙齿露出来。咦!很奇怪的,他们隔壁有一些受菩萨戒的莲友,一个去叫一个,好多人来给他助念,不是我们去找的,他平常也不是学佛的人,那时候竟然有好多人都来助念,念了八个小时,看他这麽笑嘻嘻的,实在是非常的欢喜。这个“死”,实在是有很多样的死法,想要死得美,实在是很不简单。像前天,我回来的时候,不放心还去看了一个食道癌的病人,这个食道癌的病人,大概已经有二个月没有讲话,每天气呼呼的,躺在床上连痛都讲不出来,很气!气呼呼,照顾他的人实在没有办法跟他沟通。到最后那几天,喘得非常厉害,我正要下班的时候,想今天不是我值班,有人看,可是还是放不下心,去看看他,最后劝了他半天,我要离开的时候,他跟我合掌,但是已经念不出来了(心里有没有念,我不晓得),没想到;我才刚走,掉头而已,他就上厕所,在厕所里面大吐血,在厕所里头就断气了!我常常在下班的时候走不开--去看一看,这个人看一看、那个人看一看,因为每次我想到老师教我们,他说:“一件事情,你有十分的力量,你才尽九分,这就是不够尽心,就是不够诚恳。”我每次想到这一句话,有时候从病房走出来,就会再绕回去再看一次。但是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常常当我隔天上班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这些病人了!我不晓得他送到那一个殡仪馆去,苦苦的等待人家来联络,要怎麽样去给他念佛?起码要交待别人怎麽样给他念佛;但是,这些常常都不能够这麽容易啊!要是他本身没有发这种很强愿力的话,实在是太困难、太困难的一件事了!看到现在,也不过是这样几个人而已,真是太难得、太难得了!有时候我们送的人多了,还曾经一天送过六个出去,但是多少年来,也只有这麽几个在临终时,能念佛求往生。真的是“生死事大,菩提路远”!
  今天这麽噜噜嗦嗦的在这边反覆讲个不停,不是想讲得大家心情不好回家,好像天空“沈暗暗惨”想佛家就是这麽的悲观,整天讲这些东西?佛家告诉你这些,是要叫我们积极起来,把握现在这一念,怎麽样把秽土三千界,遍种西方九品莲。你现在就开始要好好的播种,我们在寺庙里面学习绕佛、拜佛,是教我们带着这种拜佛绕佛、念佛意念到我们的工作岗位去。就像日本的那个念佛的妙好人一样,他写的诗句,怎麽写的?说:“才市你凭何干活儿?才市凭阿弥陀佛干活儿,才市凭何作事?凭阿弥陀佛作事。”但愿我们都能够这样,我们凭什麽看病,我们凭阿弥陀佛看病。“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我们来学医、来看病,来看清自己内心的病,能够拯救自己脱离痛苦的深渊,才有办法拯救别人。要是一个问题连自己都绕不出去,又怎麽能够帮助病人?
  常常我会听到医师跟病人对话,对的很好玩:“啊!医生啊,我这儿都一直痛,痛不止!”“你就要多忍耐啊!”“吃药都无效。”“你就要多忍耐!”然而碰到这医师自己痛起来的时候,叫得比谁都大声,这不是开玩笑的话,当时我在实习的时候,碰到一位外科医师是我们的VS,平常病人跟他说:“这个伤口很痛。”“忍耐点,你块头那麽大,就要忍耐一下!”结果他开盲肠炎的时候,叫得比谁都还要大声哪,我看那个半身麻醉实在没办法,要做全身麻醉才可以。这个不是开玩笑的话,实实在在就是这样,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所以比谁都恐惧。今天开盲肠开到哪里,哪里绑线都一清二楚,一清二楚格外的痛苦,反而病人糊里糊涂,盖了个布不晓得,相信你任你割。所以碰到事情时就要想想,我现在功力有几分啊!这太危险了,凭这种功力,老师说:“念得一百句是一百句,没有一句打失,叫做静坐中有十分的功力。”自己省察,一分都没有,到时候真枪实弹上战场,要是信心坚固愿力恳切,临时能够抱得到佛脚,那还是不错的;怕的是临时还不抱。我们有一位病人,我劝他念佛:“老伯你有没有念阿弥陀佛?”他说:“普通也没在念,生病才念佛?”唉!这个人还满有概念的,好像对佛也没有什麽贡献,临时才要请他帮忙,不大好意思!(他老人家是这种意思)我说:“没有关系哪!你平常跟我也不认识,从来也没有到过我家坐坐聊聊,你生病的时候还不是可以来看我啊!”他说:“嗯,这样也有理,普通虽然没念佛,但到时也可以念。”他想一想还念一念(在他很痛苦的时候),前天他奄奄一息,快要走掉了,还拚命找我,这个病人很奇怪,在他病还很有希望的时候,他找教授看病,到他认为他已经奄奄一息,要交待后事了找郭医师,做什麽?念佛。不是找我,是找阿弥陀佛,平常的时候人家问我:“你吃素拜佛?”都是觉得我“有问题”的样子。等到他重病来住院,当一听到他的医师吃素拜佛,总是有病人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说他安心,他不是看到我的脸安心,而是看佛面安心,他们想这个吃素拜佛的人,大概不会给我乱搞一通吧!起码还能给他在生死的挣扎中一点助力,所以各位不要担心,你千万不要怕你这一句阿弥陀佛,让人家感觉很奇怪,你尽管勇敢的念下去,把这一句佛号带到你岗位上去;把这一句佛号,把这一朵莲花带到脓血涕唾充满的医院去,没有关系的,你尽管好好的念下去,只要有一个病人在紧要关头时候,能够看到你想到念阿弥陀佛。我发现有些病人非常有意思,他们平常不念佛,然而看到我,总是合掌念一句佛,因为我看他们这麽久的时间里头,每去看病的时候,进病房就是念阿弥陀佛,就是合掌念阿弥陀佛,要是有一天我忘了念,他们就会说:“郭医师你今天怎麽没有念佛?”对啊!我今天为什麽忘记念佛?这就好了,不止十二尊如来会教我念佛,到处都是人家来提醒我念佛,因为我太容易忘记了!所以不得不请大家来护持我念这一句佛,要是有一天,我见到你没有合掌念佛,拜托!拜托请你提醒我一下,要是我这个时候断气,提醒更有意思啊!
  那些病人看到我就是应酬应酬,念个阿弥陀佛,也很难得,他临命终的时候我去看他,他就会从床上合掌要念这声阿弥陀佛,只要念得出这一句佛号,起码起码不堕三恶道,佛在《地藏经》里头有提到说一个人在临命终的时候“得闻一佛名、一菩萨名、大乘经典一句一偈,不堕三恶道。”凭着这个,凭着不让众生堕三恶道,我们应该鼓起勇气,不要在乎别人怎麽看你,等到他懂得的时候,那个机会已经错过了!你今天丧失这个机会为他念佛,丧失了这个机会告诉他佛法,你以后可能永远没有办法来补偿;也许躺在床上的这个人,有一天变成你最亲爱的父母亲、你的女朋友、你的太太、你的先生,这个时候,你会希望有人为他那麽做,但是你平常不种这个因,到时候不会有人为他这麽做。你千万不要害怕,就这样的做下去,我觉得大家都太缺乏这种勇气,有时候在学校里面解门念了一大篇,十四讲表能够从第一讲表默写到最后一表,但是呢?一出去的时候,你要念这一句阿弥陀佛,却没有这种勇气啊!为什麽?为什麽不鼓起勇气呢?“一入耳根永为道种”,请大家不要忘记啊!我们总是爱护自己的面子,保护自己无微不至,总是怕人家用什麽眼光看我,我们宁可牺牲众生的幸福,多少劫以来,我们都是这样子,应做而不做,不应做而做,到底在我们这一生当中--在这一生的劳碌中,我们真的舍得为别人贡献什麽?我们真的舍得为别人贡献什麽?
  其实这是我个人自行忏侮的话,在这里讲实在也是很惭愧,因为我觉得大家的修持都比我还好,每天总是一大早,就有人在楼上念佛,拜八十八佛,在那里礼佛忏悔修行,大家这个年纪就会这样子做,想当年我都还在睡大觉、做大梦。一直到现在,到医院里头去,常看到这个生死挣扎的痛苦,回过头来才想要快马加鞭向各位看齐,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的把握在学校的时间好好的修学,以后才有这种力量来帮助别人,你要负担如来的家业啊!
  阿弥陀佛!

 


上两条同类记录:
  • 对于治病的“有求必应”
  • 佛教的财富观

  • 联系我们 | 招募义工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网站信箱 | 关于我们 | 管理登陆
    中国南海禅寺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国·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邮编:463300
    电话:86-0396-8023633   传真:86-0396-8039448  Email:nanhais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