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要查詢的資訊: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当前类别:首页 >> 禪寺講堂 >> 法師著作
蕅益大師淨土思想略探
发布时间: 2007/3/15 17:19:25 被阅览数: 1996 次 来源: 中國南海禪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龍華會
 
     蕅益大師名智旭,字素華,別號八不道人,俗姓鐘名際明,生於明神宗萬曆二十七年(1599年),死于清世祖順治十二年(1655年),江蘇吳縣木瀆鎮人。蕅益大師既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又是繼蓮池大師的淨土宗第九祖,其行履思想,都對中國佛教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大師在明末三教合流,禪淨同歸的大思潮激蕩之下,深入內典外書,融會諸宗而導歸淨土。這裏不擬對大師的淵深如海的思想作全盤的考察。只對其特出之淨土思想以“信願,行果,禪淨”幾個範疇來試作一簡略的論述。
 
    一  信願
  
    淨土法門,首重信願,龍樹菩薩在其十住毗婆沙論中說念佛法門是“以信方便易行疾得至阿惟越致者”。(1,十住毗婆沙論,大正26冊41頁)所以歷代修淨土法門的大德,都十分重視信願的傳統。蕅益大師在繼承此一傳統的基礎上,進而對信願作出了更為詳盡的創見與詮闡。他在佛說阿彌陀佛經要解中說“信願為慧行,持名為行行,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故慧行為前導”。(2要解,淨土十要5頁)
 
    他把淨土法門的修持分為慧行與行行,以慧為先導,並以信願之有無來決定往生西方之可否。甚至把信願提升到大乘佛教的殊勝基礎菩提心的高度,如說“深信發願,即無上菩提”(9,要解,十要7頁)。
 
    六信思想是蕅益大師新的創見,也是他淨土思想中基礎的重要組成部分,所謂六信,即“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3靈峰宗論320頁)下面分兩信一組來略作解析。
 
    信自信他  
    “信自者,信我現前一念之心,本非肉團,亦非緣影,豎無初後,橫絕邊涯。終日隨緣,終日不變。十方虛空微塵國土,元我一念心中所現物,我雖昏迷倒惑,苟一念回心,決定得生自心本具極樂,更無疑慮,是名信自。”(4,要解,十要5頁)。這短短的一段話,融攝中土各家佛性思想於一爐,而不著斧痕,可見蕅益大師對各家思想的融合是很成功的。這裏以起信論的真如隨緣思想為基礎,說我人的一念妄心,本來不是攀緣的妄識心(即緣影),亦非肉團的知慮心,豎窮三際,橫遍十方,湛然常寂而隨緣起用,而十方世界本來是真如本具的事物,只有能斟破無明,回心內性,得肯定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因為極樂世界也是本具的,這可知蕅益大師雖為蓮宗九宗,但他並不壞“唯心淨土,自性彌陀”的說法的。
 
    “信他者,信釋迦如來,決無逛語,彌陀世尊,決無虛願,六方諸佛廣長舌,決無二言,隨順諸佛真實教誨,決志求生,更無疑惑,是名信他”。(5,要解,十要5頁)信他主要是講信釋尊與阿彌陀佛的教誡是真實不虛的,因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不誑語者,所以世尊開示淨土教的法語,也一定不是虛誑的,這是淨土教立教的根本,若釋尊與六方諸佛所言虛誑,西方淨土純屬子虛烏有,則不必細究如何方可往生了。所以信世尊所說法語不虛是信中之首要者。深信彌陀世尊絕無虛妄,所發四十八願皆是真實,這四十八願可分為攝淨土願和攝眾生願,主要是在講眾生持名觀相必得往生的基礎上,說安養國土的種種勝利和所生眾生的種種殊勝。而蕅益大師認為四十八願的目的,是為了讓“行人信,願,持名,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故”這保證了淨土行者念佛可往生的根據。這樣看來,信他實質上就是相信真有阿彌陀佛及安養淨土,而且只有行持具足,必得往生。
 
    信因信果  
    信因者,深信散亂稱名,猶為成佛種子,況一心不亂,安得不生淨土?是名信因,信果者深信淨土,諸善聚會“,皆以念佛三昧得生,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亦如影必隨形,響必應聲,決無虛棄,是名信果”。(6,要解,十要6頁)信因,即是信行者念佛的行持,而尤以“一心不亂”的勝行而必往生淨土之資糧,而信果,則指相信“彌陀淨土具有乾淨無穢,光明遍照,“諸上善人俱會一處”等的殊勝莊嚴的世界。世尊從“此有故彼有”的緣起深觀而開展出來的因果律,是中國佛教的理論基石之一。信因必得有其果,信果必得有其因。因果不相離舍。這實際是蕅益大師以信方便激勵人認真念佛的善方便。
 
    信事信理   
    “深信只今現前一念不可盡故,依心所現十方世界亦不可盡,實有極樂國,在十萬億土外,最極清淨莊嚴,不可莊生寓言,是名信事。信理者,深信十萬億土,實不出我今現前介爾一念心外。以吾現前一念心性實無外故。又深信西方依正主伴,皆吾現前一念心中所現影,全事即理,全妄即真,全修即性,全他即自,我心遍故,佛心亦遍,一切眾生心性亦遍。譬如一室千燈,光光互遍,重重交攝,不相妨礙,是名信理”。(7,要解,十要6頁)蕅益大師以華嚴宗理事法界來詮注他的信事信理思想,實際上在大乘佛教裏,理法界又可名一真法性,也是真如,心性,佛性等的異名。所以這裏的信事,實際上信他可攝,信理則信自可攝。 
 
    以上可以看出,蕅益大師的六信思想,是以中國傳統佛教尊奉的起信論的心真如思想為基礎,而融合天臺,華嚴,禪宗等的心性思想,攝取學人的一種非常智慧的思想。
 
    既發深信,便起切願,“以有信故,得起願”,“如母憶子,子不憶母,亦不得相見”,這是淨土行人常講的話,蕅益大師也強調願力在淨土法門修持中的樞紐作用。他說“信願堅固,臨終十念一念,即無上菩提,若無信願,縱將名號持至風吹不入,雨打不濕,如銀牆鐵壁相似,亦無得生之理。”(8,要解,十要48頁)。他對當時那種認為厭離娑婆,欣求極樂的願望有悖於修心思想的主張,給以破斥“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穢,而自心穢,理應厭離,極樂即自心淨,自心淨,理應欣求,”。(10,暫缺)“厭穢須舍至究竟,方無可舍,欣淨須取至究竟,方無可取”。(11,要解,十要6頁)這裏的理,不是世俗道理,而是法性之理,肯定了欣淨厭穢的思想是符順法性之理的,並且以究竟的厭與欣來匯通當時流行的“不取不舍’的思想,實為創見。解決了一個時代的思想問題。而且還以信願來比附當時的四諦及四弘誓願,“厭離娑婆,與依苦集二諦所發二種弘誓相應,欣求極樂,與依道滅二諦所發二種弘誓相應,故得不退轉於大菩提”。(12,要解,十要34頁)。這無疑與這種欣淨的願求的合理性更到了更堅實的保證,並且解決了為什麼往生極樂便得不退轉的問題。
 
    二  行果
 
    在六信的信果中有一句話“深信淨土,皆以念佛三昧得生”。所以蕅益大師淨土行持以念佛三昧為主要思想。中土的念佛三昧有本源於般舟三昧,而融會中土佛教心性論得成的特點。在唐代飛錫大師,撰寫的念佛三昧寶王論之後,念佛行人一般都以念佛三昧為無上深妙禪,成為融合禪淨的重要理論基礎。而蕅益大師用天臺教理把所有佛法都融攝在念佛三昧之中,說“念佛三昧,名寶王三昧,三昧中王,凡偏圓權實種種三昧,無不從此三昧流出,無不還歸此三昧。”這是蕅益大師融性相禪淨教於淨土的又一方法。他把念佛三昧分為念自佛,念他佛,念自他佛。念自佛即念自性本真佛,類同於觀心法門,因為“性外無佛,佛外無性”。(13,靈峰宗論319頁)。念他佛即以果佛彌陀佛之相好或功德為繫念觀想對象,恒常不忘。念自他佛則要先用教理入手大開圓解,悟入真性,然後觀佛功德,助顯自我本具佛性。他雖然以為觀相,觀想,持名等都是念佛法門,而仍以“持名一法,出佛說阿彌陀經,仍在種種三昧之外”。(14,大勢至菩薩圓通章釋,淨土集70頁)這主要存在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以我人凡愚,稱名最易,如說“丈六八尺之像身,無量壽之名字,未嘗不心作心是,故觀劣者不勞勝觀,而稱名者不作觀想也”(15,示念佛三昧,淨土集104頁)。二則是阿彌陀佛的洪名,實有統攝全部佛法之功用,如說“念得阿彌陀佛熟,三藏十二部極則教理,都在裏許,千七百公案,向上機關,亦在裏許,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三聚淨戒,亦在裏許”。(16,念佛參究論,靈峰宗論320頁)。
 
    在持名念佛中,蕅益大師又分為事持和理持,這仍是從理事法界來闡釋的,理持則性自本有的佛性時時反照,事持則指方立向的彌陀時時繫念。兩者皆可達至斷惑證真往生極樂的目的,無論事持或理持,“只要持至伏除煩惱,乃至見思先盡,皆事一心,持至心開,見本性佛,皆理一心,事一心不為見思所亂,理一心不為二邊所亂”。(16)。以理事一心來對應天臺的見思惑與無明惑,達事一心則斷系屬三界的界內見思惑,達理一心則斷障礙成佛的無明惑。這是蕅益大師在繼承蓮池大師的基礎上作出的新闡。蕅益大師反對那種偷心不死,不老實念佛,貪多務雜的修行人,說修持淨土“切忌今日張三,明日李四,遇教下人,又思尋章摘句,遇宗門人,又思參究問答,遇持律人,又思搭衣用缽,此則頭頭不了,帳帳不清。”(17)對於那種空學經教的人而不真實實踐的人,蕅益大師說“饒你講得十二分教,下得千七百轉語,皆是生死岸邊事,臨命終時,決用不著”。(18)。以上可見蕅益大師主張踐行之程度.這種樸實嚴謹的道風對晚明佛教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成為力挽頹勢的中流砥柱。
 
    勝因自有妙果,眾生由於持名念佛的功德,定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淨土,但是隨著眾生根性的不同,以及念佛的程度深淺,雖然看似所生為同一國土,而實質卻不同。從善導懷感,都是以眾生的識性不同,所以所顯現的淨土也不同,實在也是以心識顯現來證成西方淨土的。懷感大師在淨土群疑錄中認為地前凡夫與地上菩薩所生的安養淨土不同,但雖然不同,而凡夫所顯現的淨土“依託如來本願勝力,還能同彼地上菩薩所變淨土”。(19,淨土群疑錄,大正四十七冊31頁)彼時一般將淨土分為三種。而蕅益大師把淨土分成橫豎四種淨土。所以三界六道凡夫,或散心持,或定心持,都可生凡聖同居土,若持至見思惑前後斷際,證事一心不亂的二乘及權位菩薩生方便有餘土,若持至照破無明一品,證理一心不亂的三賢十聖生實報無礙土,此為下三土。而無明斷盡,生常寂光土者則位同諸佛。橫生則是依仗彌陀慈願,不斷見思二惑即能出娑婆,生極樂,然後可於其中得證方便,實報,寂光三種淨土。而不必一層層的舍生受生,受無邊艱難。
 
    三 融禪歸淨
 
    明末之際,禪淨合流是大趨勢,因為禪淨一直是中土佛教界影響最廣而勢力最大的兩派,所以蕅益大師作為淨土宗九祖,不特十分注意融合天臺,華嚴,性相等教,而尤特注意對禪宗的匯通融合。明末四大高僧,基本上都是禪淨合流的力倡者,而紫柏憨山,大體持融淨於禪的觀點,蓮池蕅益,而更重視於融禪歸淨。
 
    蕅益大師認為“古人本意,原欲攝禪歸淨,於禪宗開此權機,今人錯會,多至舍淨從禪,于淨宗翻成破法”。(20,靈峰宗論320頁)這裏立意十分明確,禪宗不是了義法,而只有淨土,才是眾生的究竟歸處,他還把浩若塵沙的八萬四千法門,用五門來賅攝,順序則是“首律宗,明造修之始;次諸教,明開解之途;次禪觀,明實踐之行;繼密宗,明感應之微;終淨土,明自他同歸之地也。”(21,法海觀瀾自序)。明末佛教呈現出一片低頹的氣勢,而于禪宗尤盛,從楚石梵奇以來,少有大匠,禪者不蹈高便蹈高,空腹高心之輩彼彼皆是。
 
    而這種風氣無疑也影響其他宗派的修持風氣。這從圓湛匿名而作的反映當時佛教弊端的慨古錄便可瞭解。空腹高心的禪者多以淨土為虔公虔婆事,多不屑為之。蕅益大師針對這種風氣,也是痛下針貶,說當時禪者“尋門未得,異見多途,遂將六祖大師壇經說淨土處,暗地摶量,隨語生解,便謂本無淨土,不必求生。(22)“言參禪,究竟參又參不來,念又念不熟,腳根不穩,心事徘徊”。(23)其實蕅益大師在批評當時禪風的情況下,並未涉及到禪宗的心性根本,因為他自己也是主張如來藏本覺思想的。所以在批評禪風低下的同時,他更注意融會兩家之宗旨,他認為兩者並無相礙,並不是對立的,如說“無禪之淨土,非真淨土,無淨土之禪,非真禪。”這顯然是承接楚石梵奇西齋淨土詩中的思想的。楚石大師在淨土詩中說“禪乃淨土之禪,淨土為禪之淨土”。而這融合的基礎,當然便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24,靈峰宗論320頁)禪與淨不但不是相礙的,而是一體的二面,殊途同歸的。如果在具有信願的情況下“參念皆屬行攝,念切則參也往生”(靈峰論320頁)。而且"禪者欲生西方,不必改為念佛,但俱信願,則參禪即淨土行也,又念佛至一心不亂,能所兩忘,即得無忍,豈非悟道"。(25)
 
    以上對於蕅益大師淨土思想的探討,無異大師思想中的滄海一粟,難免挂一漏萬,但從以上也基本上可以看出,大師的淨土思想,是以中國傳統的如來藏心性本覺為基礎,而融會各家,以真實持名念佛為勝因,以往生淨土為宗旨。

 


上两条同类记录:
  • 佛教僧伽與辛亥革命
  • 佛教與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

  • 聯繫我們 | 招募義工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網站信箱 | 關於我們 | 管理登陸
    中國南海禪寺版權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國·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郵編:463300
    電話:86-0396-8023233   傳真:86-0396-8025007  Email:info@nhcs-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