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要查詢的資訊: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当前类别:首页 >> 禪寺講堂 >> 菩提文庫
營建中國人的公共生活與公共精神,《南風窗》2005年度公共利益人物榜感言
发布时间: 2005/12/27 19:51:52 被阅览数: 3034 次 来源: 南風窗•中國南海禪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題記一:君子群而不黨。君子不党,但君子可以“群”(結社、聯合)。
 
  題記二:自私但又缺乏獨立人格,從眾但又缺乏公共精神,迎合潛規則而漠視制度維新,我們中國人的公共生活和公共精神實在是太缺乏了。
 
  題記三:我們力求避免“為了公共利益”人物榜僅僅停留在“感動中國”式的層面,我們更關注公共生活中的制度維新和理性實踐。“良心機構”與“良心官員”作為體制內的一種健康力量,應當得到我們的關注、支援,需要我們的公民“粉絲”們為他們採取種種“後援”行動,鼓勵他們不要猶豫,不要後退。
 
  2005年的“超級女聲”比賽為中國人製造了一個龐大的“公共生活”空間。制度化、高效率的追星網路不僅拉近了粉絲們與偶像們的距離,也拉近了粉絲們彼此的距離。短信投票中的“自由選擇”體驗,懸念迭起、技術動作繁多的選舉遊戲,“玉米會”、“筆迷會”、“涼粉總部”等等“追星聯盟”,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深度參與”,褒貶彼此偶像的“公共討論”,在歌迷會之下設置“組織部”、“宣傳部”、“監察部”等“科層機構”來操作與追星有關的“公共事務治理”,在追星之餘,還組織公益活動以提升歌迷會的“公共形象”……,這簡直就是對現代多元政治的一場模擬演練。儘管,這場演練很粗陋,很不規範,其實質也只是娛樂工業的一種營銷策略而已,但“超級女聲”確實讓國人大規模地、有模有樣地“公共生活”了一把。
 
  “超級女聲”的火爆,折射出我們公共生活的枯澀和短缺。為了可持續、大規模地推進和維護公共利益,我們需要制度化的公共生活和底蘊深厚的公共精神,需要發展橫向與縱向的公民參與網路。一個人參與公共生活,意味著他(她)以獨立的主人身份,志願參與眾人之事和監督公共機構。從人類歷史上看,正是在公共生活的訓練、實踐和反復博弈中,產生和昇華了以自治、自律、人道、公益、責任、互助、個性自由為底蘊的公共精神,這種公共精神反過來又激發了公共生活的持續前行和不斷完善,使公共生活成為支撐自由憲政制度的最重要的基礎。
 
  現在許多的政府辦公樓前,都有一個超大廣場,它空蕩、大而無當,儘管它是一個公共場所,但在巍峨的辦公樓的逼視下,公共生活無法在此衍生,只是在某些時刻,廣場上會站滿小學生軍樂隊、大學生腰鼓隊和老年人秧歌隊,在此讚頌一些宏大話語或宏偉成就。作為一個馬克思所說的“亞細亞社會”,傳統中國缺乏橫向的、外向的、自主的公共性。新文化運動以來的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先驅如陳獨秀、胡適、魯迅等人,對傳統的中國國民性進行了激烈的批判:自私但又缺乏獨立人格,從眾卻又缺乏公共精神,迎合潛規則而漠視制度維新。但是到今天我們也不得不說,如同種種檔裏所說,我們至今在絕大多數方面仍處在初級階段,包括我們的公共生活和公共精神。
 
  公共生活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結社自治。傳統中國有“君子不党”的說法,現在的電視劇也在論證背著賢明的皇帝而“結黨”者,多半是在營私。其實,老祖宗的原話是“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論語•衛靈公》),君子固然可以不“党”(權錢勾結、趨炎附勢、搞宗派小圈子之類),但是君子可以“群”(聯合、團結、結社)。通過公民結社、鄉村自治、社區自治、行業自治,可以在政府外凝聚、生成許多良性而有效的治理資源,而不必事事仰賴“上邊”。事實證明,公共政策可能尋租,公共機構可能自肥,如果“公共利益”都由政府來界定,就會出大問題。凡此種種,均需要民間的自治和公民的政治參與,來稀釋、監督過度集中的權力。
 
  基於上述現狀和思路,2005年《南風窗》“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榜,著重推介了幾種類型化的人物和組織:
 
  一、草根層面的公民維權人物(如鄉村自治帶頭人華如啟)和維權組織(如永濟市蒲州鎮農民協會),特別是後者,其重大的實驗價值不言而喻。頒獎詞認為蒲州鎮農民協會“實現了農民自發願望和基層政府治理之間的良性互動”。結社自治是公共生活的重要內涵,團結才有力量,單槍匹馬則往往可能淪為悲劇英雄。
 
  二、良心官員、人大代表和出色地履行了公共服務職能的公共機構,如阜陽市原物價局局長張洪鈞、人大代表章鳳仙、福建省人大法工委。那些“良心官員”和“良心機構”揭露本地政府失職時所承擔的壓力,遠遠大過農婦向總理訴苦時的壓力,因此我們要向他們表示敬意,和他們握手。他們基於公民良心而勇敢地抗拒官場潛規則,也是一種值得推介的公共精神。
 
  三、維持公共言路,為公眾挖掘真相的人物和機構,如李大同、鳳凰衛視《口述歷史》欄目。公共生活有賴於無礙的言路。
 
  四、以法律和法治思想為武器的具有公共精神的學者及學術機構,如賀衛方、浦志強、北京公盟研究室。
 
  五、努力實踐同情、理解、關愛等普世價值的人物和機構,如白芳禮,如由中國基督徒發起的愛德基金會。從某種角度可以說,愛是公共生活的起點和目標。
 
  總之,我們力求避免“為了公共利益”人物榜僅僅停留在“感動中國”式的層面,我們更關注公共生活中的制度維新和理性實踐。我們也試圖在這個榜單中增加更多公民自治組織的名字,聯合起來的個體才會有力量和有效率。此外,“良心機構”和“良心官員”在我們這個時代,也亟需公民粉絲們採取種種“後援”行動去鼓勵他們不要猶豫,不要後退。
 
  (原載《南風窗》2005年12月下)
 

 


上两条同类记录:
  • 他們的聖誕,怎麼就成了我們的節日?
  • 是什麼在侵蝕公益事業的公信力?

  • 聯繫我們 | 招募義工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網站信箱 | 關於我們 | 管理登陸
    中國南海禪寺版權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國·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郵編:463300
    電話:86-0396-8023233   傳真:86-0396-8025007  Email:info@nhcs-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