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要查詢的資訊: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当前类别:首页 >> 禪寺講堂 >> 菩提文庫
是什麼在侵蝕公益事業的公信力?
发布时间: 2005/12/27 19:38:04 被阅览数: 2949 次 来源: 鍾凱•中國南海禪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據報導,湖南警方最近破獲了一起特大販賣人口案,目前警方已對27名涉案者採取強制措施,他們絕大多數是該省各地的部分社會福利院負責人及相關人員。

  近一段時間以來,有關福利院的醜聞頻發,諸如武漢市福利院院長陳禮傑受賄案、成都某福利院院長鄧曉莉貪污案、江蘇南通福利院智障少女子宮切除案等。直至這次驚現福利院倒賣嬰兒案,則著實讓人感到心靈的震撼。公益事業本身的純潔性與公正性竟然被如此駭人聽聞的醜陋行為所玷污,無疑是非常令人心痛的,人們難免發出疑問,究竟是什麼在損害和侵蝕著公益事業的公信力?要回答這一問題,恐怕得從我國公益事業的體制談起。

  眾所周知,福利院在我們國家屬於公益性非營利的事業單位。近年來,國家一直在推動事業單位的改革,其目標是實現政府與市場職能的合理分工,即將沒有或基本沒有社會公益性、可以由營利性市場主體承擔的活動放權交還市場。對於公益專案,則仍然由政府保留主辦權,福利院正是其中之一。

  目前,福利院運營的資金來源主要是國家財政撥款,同時輔以社會捐贈,但由於各地政府部門對待兒童福利院的重視程度不一,部分福利院吃不飽的情況仍然存在。另外,主管部門多元化也一定程度上與福利院運營的經濟困境有關。例如,除了當地民政部門,婦聯、共青團等機構都在管理兒童福利機構,而正是這種多頭管理,造成了福利機構管理上的混亂,致使作為全額財政補貼的福利院經費不到位。

  從管理體制上說,我國傳統事業單位所使用的資源(包括有形資產、無形資產和市場准入)基本上都是國有的,同時領導者又有支配所轄單位人、財、物的權力,這種權力在內部幾乎難以被制約和監督。同時,公共服務產品的嚴重供給不足與公共服務的需求日益擴大之間的矛盾,使福利公共設施成為經濟學上的一種,如果投入得不到充分保障,這種對於權力所有者的激勵無疑是巨大的,權力尋租就會成為不可避免的必然現象。

  事實表明,無論是為滿足某些福利院領導的個人私欲還是作為單位整體利益,權力早已開始嘗試利用公共資源的稀缺性了。目前,收養人向福利機構交贊助費已是業內普遍存在的潛規則。本來,有關法律規定這種贊助費用必須是收養人自願繳納的,但在一些地方,繳納贊助費卻成了一種強制性收費,這種變相形式的討價還價,與將兒童作為買賣標的已無本質的區別。至於最後演變成從人販子手中直接購得嬰兒,再向外地福利院及個人高價轉售,則屬於更為明目張膽、危害性進一步升級的尋租行為。

  毫無疑問,凡是涉及到公共權力的地方,如果失去有效的制約和監督,任何一個部門”——不論是代表國家行使權力的行政和司法機關,還是承擔著某些社會管理職能和社會公益事業的行業和單位,都有可能發生腐敗。制約權力就是制約腐敗,如此行業腐敗現象就會迎刃而解。要達成這一目的,當然首先要完善國家福利法律體系,啟動政府的監管職能。但是,僅僅強調這一點顯然是不夠的,我們國家的事業單位一直由政府壟斷管理,實踐證明,垂直管理模式並沒有起到良好的監管效果。

  實際上,在我國改革發展的新階段,國家繼續包攬所有的公共服務既是不可能的,又是沒有必要的。除了少數基礎性公益事業,對公益程度相對較弱或因其自身特點不宜由政府直接組織的社會事業,發達市場經濟國家一般都採取政府間接組織方式。通常的做法是,將這些社會事業(例如宗教、福利與慈善事務、經貿服務等)交給管理、資金均獨立於政府的非營利機構承擔,政府通過直接或間接資助方式以及相關規制手段鼓勵、引導其發展。

  實施政府間接組織方式的好處在於,既可以避免政府直接組織帶來的效率低下問題,還能夠動員民間和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社會事業。民間力量的加入,能夠使福利機構接受社會的監督,有助於分解其內部權力,並由此搭建行業自律,從而形成內部監管、行業水平監管、行政監管三管齊下,真正從源頭上遏制公益事業的腐敗現象。

  注:原文作為《新京報》1125日社論發表,本文略作修改。  

 


上两条同类记录:
  • 我們中國為什麼不能取消死刑?
  • 佛陀的教育,是塵世間最偉大的人生教育

  • 聯繫我們 | 招募義工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網站信箱 | 關於我們 | 管理登陸
    中國南海禪寺版權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國·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郵編:463300
    電話:86-0396-8023233   傳真:86-0396-8025007  Email:info@nhcs-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