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要查詢的資訊: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当前类别:首页 >> 禪寺講堂 >> 菩提文庫
我們中國為什麼不能取消死刑?
发布时间: 2005/12/27 19:34:54 被阅览数: 3022 次 来源: 鍾凱•中國南海禪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自從最高法院對外宣佈即將收回死刑核准權後,針對死刑問題,北大何懷宏教授連續在新京報上撰文,表達了他對死刑的看法。早前發表的《死刑究竟意味著什麼》一文中,何教授給我們講述了兩位父親目睹死刑後心境轉變的故事。起初,父親們對於觀看死刑執行還興沖沖,甚至惟恐落後,但當他們見證這一過程之後,竟然一生都為人類要使用殺死同類這種殘忍的懲罰方式感到羞恥和不安。在這裏,何教授似乎在傳達這樣一種思想:死刑本身並不是一種正義的體現和懲罰犯罪的恰當手段。

  《死刑對犯罪的威懾有多大》(新京報11.21)則將上述思想繼續貫徹。何教授指出,死刑最良好(首要?)的意義在於直接制止犯罪,並通過一種威懾作用,來間接制止其他人可能的犯罪。但他同時認為,死刑對遏制犯罪的威懾效果到底有多大,恐怕是無法用實證的方法予以驗證的。正因為我們無法計算出這種效果與它對人們心靈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的實際比例,尊重並切實地保護生命,就成為我們更為根本的目標。至此,儘管何教授沒有直接向我們宣示他的最終結論,但意思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死刑絕不是一種值得讚賞的刑罰手段。

  首先聲明,如果純粹從理念角度,本人始終堅信死刑的廢除是一個必然的歷史趨勢。但是我們在對某一政策進行分析論證的時候,首先應當把它產生發展的來龍去脈搞清楚。說死刑是不正義的懲罰手段,就必須弄清楚什麼才是正義的懲罰。

  在死刑的目的論域中,貝卡利亞的刑罰威懾論也許為多數人所關注。但是,對於它們的本源性目標,往往為人們所忽略。當一個人因犯罪人的犯罪行為而受到利益損害後,他受到的損害不僅僅是可觀察到的外化利益,如健康、財產受損,他或他的親屬同時也受到心理侵害——感受到憤怒、痛苦及被欺辱。對於這種傷害,恐怕只有在犯罪人受到同樣的損害的情況下,受害人的痛苦才能有所減輕或解除,人格尊嚴才能因此得到恢復。人類最初的刑罰就是以這種平等報復情感為依據的。所以,懲罰和報復是一種恢復正義的手段,儘管在遠古時代,它因為體現為同態復仇、血親復仇而顯得比較野蠻、原始,但這卻是人類追求正義的文明開端。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道主義的思想逐漸深入人心,使得平等報復原則在實踐中受到了種種限制,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原則受到了普遍的質疑,譬如懲罰在手段、效果等方面拋棄了極端的形式平等,逐漸走向人道化、輕刑化的方向。這一歷史演進所依據的心理基礎是共同的,那就是社會成員內心永存的憐憫心、同情心以及體認犯罪人所受刑罰的痛苦而引發的不忍和痛苦。

  在父親的故事裏,父輩們心境的轉變正是依賴於此。應當承認,感性的確佔據了人性的很大一部分。但人們卻容易忽視感性因素的反作用:在與犯罪行為存在時空間隔的情況下,其他社會成員往往不能敏感地想像到受害人的痛苦,倒是可能直接、現實地體驗國家對犯罪人執行刑罰所造成的痛苦,父親們內心敏感的神經正是被這種時空錯位的體驗所觸碰的。

  儘管平等報復原則受到了人道主義的淡化,但是刑罰設定的本源性目標無疑是通過損害的平等而實現的一種矯正正義。既然我們可以承認感性因素對於死刑的制約,為什麼不能正視人類原始情感對於正義恢復的作用?如果僅僅強調人道主義,是不是可以導致完全放棄刑罰才是合理的?離開平等報復這一基本目標,其他任何原則恐怕都是無意義的,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刑罰的威懾作用都從屬於這個目標。

  值得指出的是,威懾目的論者通常是以統治者視角看待問題的:為了維護統治必需的社會秩序,將死刑作為一種威懾手段並以全體社會成員作為震懾物件。在承認人民主權論的國度裏,顯然不能以這種統治者身份自詡的角度來考慮刑罰的目的。從民主或社會契約的原理上,儘量準確地探尋、闡釋社會全體成員的共同意志才是刑罰追求的真正目的。

  當然,平等報復不可能是刑罰的唯一目標,這裏涉及到平等報復原則與人道主義協調的問題。黑格爾曾就此認為:犯罪的揚棄是報復,因為從概念說,報復是對侵害的侵害……但是這一基於概念的同一性,不是侵害行為特種性狀的等同,而是侵害行為價值的等同。他的意思是說,犯罪需要平等報復,但這種平等不是形式上或狀態上的平等,而是價值上的等價。進言之,報復的等價性是以一種人們的變動的價值觀念來決定的。如果某種嚴重罪行能夠獲得人們的普遍寬容,也許不必以死刑作為報復手段,這在理念上當然是一種進步。只不過,在當前中國,這種寬容也許僅僅是鏡中花月,只可觀之卻難以觸之。

  我們知道,殺人償命向來是中國傳統倫理道德的組成部分,在中國人觀念裏,罪大惡極的人一日不除,人們的生活就不會得到安寧。有這樣一個例子,一個近50歲的福建婦女的丈夫在她30多歲時被人殺害,因證據不定,其中一個嫌疑人沒被判死刑,幹是,她在十幾年前就開始變賣家產,以餘生的全部精力,到處告狀,要求判這個人死刑,為夫報仇,實現她所認為的公道。如果沒有死刑,老百姓普遍認為的公道到哪里去尋找?將國外某被害人家屬向司法部門求情以使犯罪嫌疑人免於死刑處罰的例子與之對比,我們不得不驚訝於普洛透斯似的正義之臉的變化無常。

  中國人還有另外一種觀念,就是好死不如賴活。在類似的觀念支配下,與死刑相比,終身監禁乃至苦役當然被視為損害較輕的懲罰手段。而在經過天賦人權和自由主義薰陶的西方社會,終身禁於高牆之內在許多人看來,則未必是一種比死刑更輕的懲罰,不給我自由,毋寧死,只不過剝奪自由少了血腥因而更能讓西方民眾所接受。這種差異決定了不同國度的人們在衡量死刑恢復正義效果方面的不同評價。

  死亡給人們帶來的不僅僅是恐懼,有時它還能作為正義女神手中的利劍,儘管自始帶有血腥氣息,以致於人們在仰望它的時候會產生某種不安,但它有自己的原則——絕不濫殺無辜,即便是對罪無可恕的犯人,也會懷著憐憫的心態將其送上刑場。除非我們承認存在永恆不變的正義,否則應當坦然面對劍上的血跡。也許在可以預見的時期內,我們還得繼續面對下去。  

 


上两条同类记录:
  • 佛陀的教育,是塵世間最偉大的人生教育

  • 聯繫我們 | 招募義工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網站信箱 | 關於我們 | 管理登陸
    中國南海禪寺版權所有       豫ICP备12027020号
    地址:中國·河南·汝南·南海大道   郵編:463300
    電話:86-0396-8023233   傳真:86-0396-8025007  Email:info@nhcs-cn.org